腿劈开啪啪啪,让她难忘的那一晚

艾草艾草 2020年04月22日 来源:互联网 1106 次 收藏

剩余的雷牛们稍微退缩了一小步,但还是哞——地一声,像是在给自己壮胆。紧接着,它们的身躯开始泛起蓝紫色的电弧,眼睛也开始亮起紫色的光芒。“终于开始拼命了么……”

腿劈开啪啪啪我提着刀,站在原地,倒要看看它们能耍什么花招。我对魔兽的认识只停留在他人的口述阶段,并没有进行实际接触,所以我对魔兽的了解十分之少。现在正好有那么一两个“标本”来给我研究,我可以稍微放缓一些清剿速度。

让她难忘的那一晚我抬头看了看天,不算太晚,但是大概再过半小时就必须起身回程了。

我又撇了一眼洛特莉娅那边,发现她还在寻找着什么。

她在找什么?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到这么危险之地来……

在我思考的时候,两条电弧宛如毒蛇一般朝我窜来。

我挥刀挡下一条,另一条稍微一个弯折,靠近了我的右臂。

看来是低估了这雷牛了。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迅速抽回白锦,在千钧一发之际挡在了右臂前。

嗤——!

这一击明显比先前那一击强上不止一点,我直接被它顶着向左退了两三步。

而两头雷牛中的一头身上缠绕的电光也黯淡了几分。

原来如此,有限制的啊。我还在想这雷击要是可以一直来,那雷牛肯定可以跨入九级的范畴。

我在刀柄一端打上一个风魔法,把刀掷了过去。

咻——

那头打出强力一击的雷牛被贯穿头颅,一命呜呼。

旁边的同伴却无暇去管,像是不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一样,继续朝我冲来。

看来它明白自己是走不了了,于是不顾自己的性命,打算尽自己的一切可能给我造成损伤。

很可惜,它除了能为我此次的任务画上句号以外,什么都无法做到。

“哞!——”

雷牛用飞快的速度朝我冲来,而我则是抬起右手,对着它。

“安息吧。”

八级魔法——火束

轰!

一道鲜红色的火柱从我手心喷涌而出,朝仅剩的那头雷牛撞去。

雷牛来不及刹住,一头冲进了火柱之中,化作了飞灰,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一道雷电劈下,为这场压倒性的战斗添上最后一笔。

洛特莉娅时不时颤颤巍巍地往我这边看一眼以外,一直都在找东西。

我向洛特莉娅那边走去,问问她到底在找什么。

突然,我感觉有一丝违和。

这森林中心太平静了,除了刚才那群雷牛以外,我就没有发现其他任何魔兽。

簌簌——

清风拂过,本来应在阳光下为人带来舒适的风却令我感到一丝丝的阴森。

这里或许不宜久留……

我加快了靠近洛特莉娅的脚步。

“洛特莉娅,这里有点不对劲,我们赶紧走吧。”我催促道。

但是洛特莉娅却摇了摇头。

“爸……爸爸……”她的眼里浮现出一抹泪光。

“爸爸?”

“爸爸他……他最后就是来到了这里……”洛特莉娅一抹眼泪,说道。

寻找遗物吗?怪不得。

我也开始四处张望起来,但这只加重了我的疑心。

“我下次再带你来,现在我们先走,行吗?”我劝道。

“不,不要……”洛特莉娅的声音里带着一点哭腔,她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块小草地。

上面是一块沾满血迹的深绿色破布。

那破布是被什么东西撕裂后留下的,周围洒了不少已经变黑的血液,但因为时间原因,一些血迹被冲得很淡。

被血染红了的破布经过了一段时间后血迹变得乌黑,就像是擦机油的破抹布一样。

破布周围散落着几块碎铁片,而上面也插着一块较大的,它固定了破布。

“剑的碎片,和衣服的碎块吗?”

如果这是洛特莉娅爸爸的东西,那么……

洛特莉娅猛地撞开我,朝那破布冲去。

“等……洛特莉娅!”

我赶紧追上去。

“不要乱跑!洛特莉娅,这附近可能很危险!”

洛特莉娅现在满脑子是那滩血迹,哪里还听得进我的话。

洛特莉娅跑到那块破布旁,不等减速,直接跪了下来。膝盖被地上的碎铁片割得鲜血淋漓,但是她却像是不痛一样,一把抓起地上的布片。

她盯着布片看了一会,便嚎啕大哭起来,一路上她在我心中塑造出来的面瘫形象崩坏了不少。

“不要!——爸爸!爸爸!呜呜呜——”

看来真的是他父亲遗留下来的呢,那真是凶多吉少了。

走进后我才发现旁边还有一块破碎的弯曲骨片被草掩着,上面还沾着腐肉,样子极为恶心。而看那骨片的形状……是头盖骨。

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我无奈地站在旁边看着洛特莉娅哭泣,不知应该作何反应。

丧亲之痛我我也感受过,我清楚的记得祖母过世时的那种对于死亡的恐惧与疑问。还有跪在一旁大声叫着妈妈的奶奶。

就算我对祖母不怎么熟,但光是奶奶的喊叫声就已经很是令人难忘了。

唉……烦。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艾草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