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好紧…我要进去了,强占远上白云问

加比特加比特 2020年05月04日 来源:互联网 888 次 收藏

卡鲁多跑了一段时间,正要继续抓兔子,结果它闻到了更多野性的味道,紧张地回过头。真是疏忽大意了!这可是...... 总不能让护送对象再受伤吧!它可是狮子神啊!“可恶!说不定真的是看准我不在的时候袭击他们!这个数量可不一定扛得住!”卡鲁多往回继续跑,金色的狮子低吼着在林间狂奔,吓得一些小鸟急忙飞出来四处逃窜。虽然它并不是太过看低这对父女的实力,但是这比之前还要多的野狼人,他们又没有吃早餐,恐怕撑不住太久啊!

丝袜好紧…我要进去了“啊......”羽鸢走出研究所门口,伸了个懒腰。今天是晴天,天气相当好,不过因为拉杰艾露小姐忙着准备魔法的事情,昨晚刚刚通宵完,两个小时前才倒在床上。还是先别叫醒她好了。话说回来,卡鲁多先生已经出发了有五天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强占远上白云问“不像卡鲁多先生的风格啊,它不是肯定会在通讯里耀武扬威,说自己怎么躲过一大群野狼人跟他们汇合吗,怎么到现在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羽鸢感到很奇怪,可现在没有波隆先生在身边,他没法跟卡鲁多先生交流,完全不知道它跑到哪里,更不用说有没有跟他们汇合了。

战斗员们都是一帮奇奇怪怪的家伙啊。

羽鸢回头看了一眼研究所,拉杰艾露小姐方向的窗户,“这几天拉杰艾露小姐还总是说没到联络时间,可今晚就是定期联络时间了啊。希望卡鲁多先生尽快跟他们汇合吧。”

那么今天......还是要除掉菜田里的杂草。

羽鸢无奈地转身回到房子里,取出了手套,真是的,这种时候拉杰艾露小姐还是指指点点让自己干活啊。大概已经习惯了被拉杰艾露小姐指指点点,顺从地做着各种家务活了——虽然拉杰艾露小姐说这是“必要的劳动”,可目前来说似乎还有很长日子要做的样子。

“啊——还是好想赶快回去啊!这都浪费了多少时间了?”

羽鸢叹气,走向了菜田,希望今晚能等到卡鲁多先生的好消息吧。

不过哪有预料之中那么顺利啊。

卡鲁多好不容易跑回空地的时候,看到两父女气喘吁吁地守着越野车,对了,弗昂斯提到过,这车子的轮胎爆了,他们希望尽快找到人类聚居地获取轮胎来着。可眼下被包围得水泄不通,该怎么办啊擦。

“你们没事吧?!”

“哈、哈,卡鲁多先生,你觉得我们像没事吗?”露维娅没好气地停下了踢击的动作,她身下操纵的水流已经尽数变成了血红色,地上也一堆残缺的肢体,看上去非常惨烈。因为饥饿,她的体力消耗得比平常还要快。

卡鲁多停住了脚步,它抬起头,发现今天是晴天而不是阴天,心里咯噔一下,猛的沉下来。

晴天的话,使用雷暴不是不行,只不过强行改写天气的话......

在这里它的权能并不能完全发挥,甚至因为人类数量大幅衰减,信仰不足,只能使用原来三成的权能——这对于它来说,真是非常致命的限制。虽然由于弦者诅咒,它并不会受伤或者死去,但是要是让自己在这里存活下来,还是不得不依赖别的东西保护自己。

况且,这里还遇到了好不容易遇到的同伴,羽鸢啊。

它还要继续保护着羽鸢,好让他回去原来的世界的。

“所以过于贪婪的生物不论哪里,都这么惹人讨厌啊。”卡鲁多无奈地松开爪子,它回想起这样的困窘境地,是自己在原来的世界的最后一刻。

没有人,没有生物,没有森林,没有活物——仅剩自己。

在火焰和岩浆,黑暗和风暴中彻底归于虚无和寂静的世界,那荒凉的景象,深深烙印在它的记忆深处。

没有信仰,自己也等同于消亡了。

没有被认可,没有被信仰,没有被崇拜,那么它存在的意义也不复存在。

神,本来就是这么强大又脆弱的存在。

然而这个世界还没到彻底毁灭的这种程度。

既然自己还能使用雷暴的权能,那么就算改写世界天气,它也要救下这对父女了。因为这对父女,极有可能就是新世界的开拓者。既然是这样,那么他们不能再这里倒下!

“可恶啊!一个两个都这么乱来!权能启动!”卡鲁多愤怒地大喊着。

——然而天空只有乌云,并没有之前那么大动静。

它瞪着眼睛,呆住了。

什么!!怎么回事?!

我的权能居然没能第一时间启动?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这时候,那群野狼人里出现了一抹红色的身影。这跟野狼人截然不同的高大身影,让弗昂斯警觉起来。

“是吸血鬼!露维娅!小心点!”

露维娅不耐烦地说:“好啦!我知道!”

卡鲁多更加着急了,偏偏在这个时候......

“哈啊哈哈哈哈!看来找到了!”

那男性张狂的笑声让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而且他还混在了围着他们的野狼人里,只听到声音,没法发现他的身影。但弗昂斯只靠长年跟吸血鬼作战的经验,一下子就判断出这家伙的方位,他托着盾,冲向了露维娅毫无防备的身后,举着盾挡在自己面前。红色的雾被银盾挡住了去路,犹如巨兽撞击般的强力让弗昂斯没有站稳。

“爸爸!”

露维娅急忙叫起来,可她踩着脚下的水,不敢轻举妄动。万一解除了水流的控制,那些野狼人冲上来的话,他们可就要被撕成碎片了。

弗昂斯举着手,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制止了女儿的脚步,“别过来!”

“唔!”

“小心!注意防守!”

“好啦!”

露维娅横出一脚,带起了银色的水流,水流化作刀刃,生生割开了那几只扑过来的野狼人的身体。喷溅的血液染了露维娅一身,但是她咬紧牙关强忍着,往后一退,站稳脚跟,准备再次使用踢击。

防守,要防守住——

这一次,连卡鲁多都觉得渐渐支撑不住了。因为暂时用不出权能,它慌了。可它又发现,弦者诅咒还好好的——那就是说,契约还在生效。

可到底是怎么回事?它自己心里也没底。

“啊!”

一不留神,露维娅用水流做的防护圈,被一只野狼人突破了,那锐利的爪子划破了她的手臂,三道伤口直接渗出了大量的鲜血,露维娅吃痛地捂住了手臂,单膝跪了下来。

弗昂斯看到女儿受伤,心急火燎就要赶过来,可一发现活人流了鲜血,那些野狼人兴奋到眼睛都红了,纷纷缩小了包围圈。

可恶,这可真是开玩笑啊!

看到猎物受伤会更加兴奋,这些野狼人真是让人讨厌。

弗昂斯一咬牙,握着长枪用力抡了一圈,在野狼人中间横扫过去,同时狠狠地踹开了那几只挡路的野狼人,冲出了包围圈。

“露维娅!撑住!”

那男性吸血鬼发出了更加轻蔑的笑声,“喂,你们是人类吧!要是向吾投降,吾保证留你们一命!”

“圣母玛利亚在上!我是不会向吸血鬼低头的!”露维娅忍着痛,毫不示弱地回应。

哼,这些混蛋,太小看人了。

卡鲁多的爪子紧紧握住,咬牙切齿地回应:“别小看我们!”

我可不会让自己的任务对象受伤的。所以,这个世界的天啊,云啊,雷啊,请你们,请借给我使用、驾驭你们的力量!

天空中,一道幽幽的低语回应了卡鲁多内心的呼唤。

——但是,来自异世界的神明啊,您不应该干涉到这个份上。

“我知道,但我是战斗员。”

为了保护人类而战斗,而使用雷电的力量的,自然的神明。

我也是自然的孩童。

我只是雷神意志的体现,如今我正是需要这份来自大地的力量,回应人类的祈祷,保护人类。

那声音似乎在笑,随后消失了。

那么,向这位依旧站立在大地的,驱逐黑暗的神明,致上我们崇高的敬意。这是大地的声音,也是守护的声音。

“那就出现吧!”卡鲁多发出一声响亮的怒吼。

力量再次从身体深处翻滚着出现,那炽热的,强烈的雷电从卡鲁多身上爆发出来。

乌云翻滚,闷雷的响声不停地从云层传出来,看得人有点心慌。因为已经很久没有过这么大动静的雷暴了。存活在聚居地的人们,忧心忡忡地望着乌云密布的天际。而卡鲁多伏在地上,全身缠满了金色的闪雷,怒目圆睁,瞪着眼前的一大群已经丧失心智的野狼人,还有潜伏在那些家伙里面的吸血鬼。

“是你们逼着我运用权能到这个份上的,很好,很好——”

原本卡鲁多还没打算用到这个份上,毕竟消耗权能对于现在的卡鲁多来说,相当的疲惫。把天气强行改写成雷暴,金雷光狮神的权能并不只是这样。因为它的力量是为了辟邪,清理污秽之物而存在的。

雷电,本来就是驱散污物的神怒啊。

露维娅惊慌地望着鬃毛竖起来,浑身闪雷的金色狮子,这......

果然真的是神?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加比特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