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你好棒啊,我还想要嘛,妈妈陪读帮我那个了

加比特加比特 2020年05月04日 来源:互联网 1741 次 收藏

白枫露看着那个中年大叔,瞪大眼睛呆站在原地。反倒是朱莉小姐只是恭顺地让到一边,那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大叔左眼带着眼罩,还能隐约看到脸上斑驳的伤疤,翠绿的眼眸满是凌厉如鹰的眼神,再加上一头略显凌乱的短发和魁梧的身材……这干练的气质,说是退伍老兵也不奇怪。 他凝视着眼前小巧玲珑的白枫露,指了指另一边的办公室,转身就走,示意他们过去。朱莉小姐反应过来,拿起桌上的一叠文件,说:“跟着来吧,羽鸢你也来。”

姐夫你好棒啊,我还想要嘛羽鸢陪着白枫露一起来到了最深处的办公室,好奇地四处张望。因为他是第一次来到公会会长办公室,也是第一次亲自看到会长本人。 朱莉小姐放下文件,让他们都坐下来,说:“加兰德会长,这回还是您亲自来吧。” 亲自来?!

妈妈陪读帮我那个了会长一脸严肃地交握双手,盯着白枫露。良久,他才说:“你们俩来自同一个世界?”

羽鸢不明所以地跟白枫露对视了一下,一齐点头。他抬起手,示意朱莉打开那个,朱莉点点头,走到窗边摸了一下窗户开关,不一会儿铁闸全都放下来,把窗户关得严严实实的。羽鸢瞪着眼睛,难道小露有什么特殊才能,要这么夸张吗?!

“虽然我也是同样承担弦者诅咒的人,但是,我是她的代理,也是这个魔王公会的会长,保密措施是有必要做的。”加兰德会长忽然露出一丝笑容,“放松一点,这虽是诅咒,也是弦的宠幸啊。况且,是你的要求对吧?”

白枫露坚定地点点头:“只要能够帮阿羽,我也一样可以做到的。”

“很好。”加兰德会长赞许地点点头,取出了一份文件放在她面前,“确认了就签吧。朱莉,把印记装置拿过来。”

朱莉小姐转身去到书柜边上,再转回来时手上拿着一个红色的印章,看上去很普通,可周围泛着的淡蓝光辉总觉得有点诡异。羽鸢看着这个打在自己左手腕上的东西,心跳不自觉地加速。

万一小露也接受了同样的诅咒,变成男性怎么办!

白发小男孩,好像也不错啊?

可朱莉小姐说过,每个人的诅咒是不一样的……嗯……不知道小露的诅咒会是?羽鸢紧张地吞了一口唾沫,牢牢盯着镇定地签名的白枫露的背影。当初自己可是怕得要死,然而这回……倒是当事人一脸镇定,还有点兴奋的样子……

“还有一件事,”白枫露抬起头,“我能选择当战斗员(Battler)吗?”

话音刚落,会长手上的笔因为惊讶而掉到桌面上。朱莉也忘记了盖印章,拿着印章的手臂定定地在半空悬着。羽鸢连忙阻止道:“不行!太危险了!为什么要当战斗员啦!”

“光是当记录员太无聊了!我想当战斗员!”

羽鸢反驳道:“但是你那身板一点都不合适战斗啊!你别忘记你天生白化病体质,本来就比别人柔弱许多啊!!何况我们真要打的话可不止跟勇者打啊?!”

“我受够了!明明我也能一样做的到,为什么阿羽你总是要护着不让我做啦!”白枫露大声说:“明明这些事情,阿羽能做到,我也能做到的!”

“但是,我不想让小露也被卷入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面啊!”

“总之我是能做到的!阿羽你别小看我!”

“没有小看你啊!”

但小露不顾羽鸢的反对,自顾自地转过头问会长:“可以吗?”

加兰德会长难得露出了犹豫的神色,皱起眉头,打量着面前的白枫露,白枫露也挺起略显发育不足的胸膛,一副“即使是这样我就是要”。朱莉沉思片刻,低下头跟会长耳语一阵,会长一拍膝盖回答:“可以!可以!说不定还是最佳人选呢!正好缺这方面的战斗员!”

“这方面?”羽鸢摸不着头脑地看着他们。

会长收回那张纸,让白枫露伸出手,露出手心。朱莉则是拿着发出蓝色光芒的印章,往白枫露的双手手心一盖,光芒凝聚成两朵茉莉形状的图案,随后白枫露的全身都发出了强烈的白色光芒。

“成功了。”

办公室里的三个人都在屏息凝视着白枫露,不知道这回会是什么诅咒。

“呜啊啊——”

白枫露的惨叫传了出来。

羽鸢忍不住用手臂挡着光芒,闭上了眼睛。

等光芒消失之后,羽鸢重新睁开了眼睛,发现连会长一脸惊讶地看着白枫露坐着的地方,朱莉也是惊诧地望着白枫露。

一个只有八岁左右的小女孩,散着头发,望着自己的手心愣住了。

小小的手心,小小的躯体,披散着的白色长发,这……这不就是自己小时候的样子……

“变、变小了?!这还真的是头一次。”会长目瞪口呆。

“居然是还童诅咒……”朱莉急忙做着笔记,可脸颊染上了一抹可疑的粉红色。

“阿羽,我……变成小孩子了?是不是你们趁我没意识的时候,喂了我APTX-4869啊?!”白枫露转过头,瞪着羽鸢。羽鸢抱起她更加娇小的身躯,不知所措地看着会长:“那个…….她要当战斗员的话,这下要怎么做?怎么打啊?小孩子怎么打架都是不可能的吧?!”

“先,先去找羽美讨论下吧?”朱莉点点头,“工作的详情,先去找佐藤羽美,她会告诉你的。”

见朱莉小姐和会长都想打发她们离开,于是羽鸢无奈地抱起变成小孩的白枫露,走出了办公室。

朱莉放好白枫露刚刚签的合同,放进文件夹里,塞进了书柜,一转身,她看见一个浑身散发金色光芒的成年女性,静静地坐在会长对面的椅子上。那女性依旧是那副看不清楚脸庞的、如同发光的女性雕塑般的样子,即使不靠近她,也会感受到她散发出来的一股灼热的气息和明亮的光线。

朱莉垂下头,“您的身体还没调谐完毕,随便出来会崩坏的。”

“呵呵,呵呵呵~”女性单手撑着脸,一副得意的神情望着会长,“我出来见见爸爸,不行吗?何况刚才有人签订了契约。”

加兰德会长恢复了刚才严肃的表情,低沉地说:“现在的你是约兰妲,还是弦姬大人?”

女性似乎露出了天真的笑容,呵呵地笑起来:“那么,你想见的是你女儿,还是我的本体?不,我的本质,宇宙真理之弦基本原理储存运作高智慧生命载体-04?”

“并不是想见我吧,怪物。”加兰德会长冷漠地盯着眼前的女性。

女性收起了笑容,佯装哭腔说道:“爸爸好冷淡哦,还说我是怪物……嘿嘿~开玩笑的啦,约兰妲还在睡觉呢。”

朱莉看了一眼双手悄然捏成拳的会长,说:“您亲自出来到底要?”

女性换了个手臂撑着脸,翘起二郎腿,继续发出古怪的笑容,“当然是来看看,我的多萝西咯~”

“多萝西?”

“皇牌已经齐了,多萝西也和伙伴踏上旅程。这一次,她肯定会帮我清理掉垃圾的吧?”女性站起来,走到会长面前,伸出手想要抚摸会长的手臂,却被会长冷淡地甩掉。会长正色道:“羽鸢不是你的工具,我们也不是。”

“.…..呵呵,已经不是你能阻止的了。”女性悻悻地收回手,迈步走向墙壁,“接受了女巫祝福的多萝西,和稻草人、铁皮人、胆小的狮子,一起踏上了寻找恶女巫的旅途……呀~真是让人期待的发展呢,希望你们好好协助她啊。毕竟,她要是失败了——”

“就会再次迎来灭亡的命运……”朱莉小声地回答。

“开玩笑的啦!”女性耸了耸肩膀,“不会的,这回一定不会的。”

女性的气息毫无痕迹地消失了,连同她的身影也一起消失在办公室,如同蒸汽般毫无声息。加兰德会长往后一靠,靠在了凳子上,长舒一口气。朱莉急忙给他送上一杯温热的咖啡。加兰德怔怔地接过咖啡,却望着朱莉,喃喃自语:“我这样做,真的好吗……”

朱莉拿下眼镜,用随身的手帕擦了擦,微笑着说:“放心,那群孩子也好,又或者是他们,都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厉害呢。而且,我感觉到白枫露这孩子……”

会长皱起眉头问:“不是一般人?”

“她的身上,有一股久远的气息。是我的祖辈们非常熟悉的,荒野的气息。羽鸢这孩子,认识了不寻常的人呢。”朱莉一脸怀念的神情,放好手帕,重新戴好眼镜。

“难道是?魔女?还是女神?又或者是古神?魔王?”

“保密,这是连会长都不能告诉的事情。”朱莉按下窗户的开关,把铁闸收上去,继续说:“还有,提个建议,好歹那位大人用的是您女儿的身体,态度稍微温和一点,也无所谓的吧?”

加兰德还是把脸扯得老长,那眼神凶恶到简直要杀人了。

“我在那个怪物身上,可感觉不到约兰妲的一点点感觉。”

“也太较真了,会长......”

朱莉叹气,走出了办公室。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加比特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