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抬起臀部配合我,他亲吻她的脖子总裁

江夏无流江夏无流 2020年04月07日 来源:互联网 109 次 收藏

还是那片寂静的蜂场。因为时差的关系,当赶往龙之谷的星辰一行人正处于正午的时候“在吗?”营地已经到了黑夜。

老师抬起臀部配合我空月正在营地周围巡逻,毕竟是在荒郊野外,营地里并非所有人都是修者,因此总会有人负责预防可能在夜晚觅食的魔兽。如果不是想开荤,一般见到这些魔兽只要驱散就好了,毕竟营地里也存在比喜欢对魔兽动手的家伙。就比如今天和空月交接班的这位,就是一个素食——不对,不吃魔兽主义者。

他亲吻她的脖子总裁开荤,但是不吃魔兽。

“在的,前辈,找我有什么事吗?难道昨天我巡逻出了什么纰漏?”

“纰漏?”没有没有,就是想拜托你,我巡逻的时候帮我盯着桑。别让他跑了。

刚回到自己的营帐就被打扰的矮小青年愣了愣:“祖先?”

“唉?桑是你祖先……额,我倒是忘了他以前是矮人王……”

“祖先回来了吗?”

“刚回来不久,星辰忽悠来的。正好,都是矮人应该会有些共同语言吧。在星辰回来之前安抚住他的任务,就交给你了。”空月意味深长的拍了拍矮小青年的肩膀,青年一时间理解了自己多么任重道远。

“我一定尽力。”

“那我就去巡逻了啊,可别因为私心就把人放跑了,如果等我明早回来人不见了,你自己去和你星辰姐解释。嗯……我相信星天陨会好好和你聊聊的。你们矮人不是喜欢喜欢找人掰腕子吗,我觉得她会和你好好玩玩。我看好你哦。”

“……”

……

“跟了我这么久,您底要做什么?”

走进一条子的深处,齐南天终于忍无可忍,回头看来。

在后方,南宫笑形影不离的跟着他,这位南宫家的家主实力何等高强,怎么可能是齐南天甩得掉的?

“都说了!我不认识什么齐镇空什么南宫月!麻烦您不要再来烦我了!”

“哦。”

“我叫帝雷!我真的叫帝雷!能不能别烦我了!”

在试图打发这位南宫家主离开的时候,齐南天特意让帝蓓蓓帮他想了一个名字来糊弄。

帝雷这个名字就是问帝蓓蓓得到的——尽管齐南天完全不明白这个名字有什么含义。

蓓蓓没接受过原罪考核,不应该知道“地雷”是什么东西吧。

“哦。”

南宫笑依然面无表情,齐南天气的转头就走,南宫笑只是跟在他身后。

“……您到底跟着我要干什么啊!”

“跟着你找到你住的地方,以后我找我外甥就方便了。”

“我不是你外甥!”

“我没说找你,我说我找我外甥。”南宫笑人如其名,微微一笑,愣是把齐南天顶的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我住的地方不会有你外甥!”

“你又不认识外甥,你怎么知道。”

“我……我没有住的地方!”

“哦,这真是太巧了,我外甥从小就孤苦无依,漂泊许久。你们一定会处的很不错的。”

齐南天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大舅就是来给自己添堵的。

为什么自己的亲戚会是这种死缠烂打的人?

齐南天当即就问了帝蓓蓓,有这样的亲戚是否正常。

帝蓓蓓嗤之以鼻:“这才证明你们是一家人啊,你不也对我死缠烂打的吗?”

齐南天无言,他有对帝蓓蓓死缠烂打?

什么时候?

好吧,帝蓓蓓说得是死缠着让她不要做傻事。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在你大舅眼里,你才是不可理喻的那个?”

“……”

“不过你做的对,心和姐对我说过,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等一等,现在想来这句话无形中把我压了下去,是我的错觉吗……”

没有再理会帝蓓蓓的自言自语,齐南天皱了皱眉。

他何尝不是这样想,对于这个大舅,暂时还是不要见的好——在他足够强大之前。

万剑宗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就算是五阶强者也难以抵挡因气运被夺到来的劫数,虽然不知道这个大舅什么实力,但这可是和自己有着血脉关系的人啊!

如果劫数到来,恐怕就是死劫!

齐南天不想冒这个险,也不想给他带来危险。

“你不用担心你先天空灵体的事,我大概知道一点,放心,你夺不走我的气运。”

南宫笑语出惊人,齐南天眨眨眼望着他,没有反驳,但也很明显并不相信。

“先天空灵体的确是世上最强的气运持有者,无形中夺走其他人气运的能力令许多实力顶尖的强者也要忌惮。可是你不要忘了,我们八大家族之中,有着最擅长掌控气运的家族。”南宫笑的话,令齐南天微微冷静了下来。、

策家。

据说和天机门有些渊源,如果说他们有什么能够避免气运被夺去的方法,也不是不可能。

等一等,如果这样的话,拜托策家或谢天机,是不是就能让自己和心和姐提前……

“当然,想完全不被先天空灵体掠夺是不可能的,策家的人也不敢逆天而为。只有像我们这种实力的,才可以仗着修为,稍稍接他们的手段削弱一下你的影响。”

“……”

没有说不可行,至少除了自己变强之外,找到了可以提前见面的方法——只要心和姐实力达到南宫家主这样的级数就可以了吗……

“敢问南宫家主您的修为……”

“六阶巅峰。”

“……”

澜云城三十六势力果然都不一般啊,齐南天忽然很好奇姜天是怎么一个光杆司令当上澜云帝国武侯的……

“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来来来,乖外甥,让大舅好好看看你的脸。”

“……”

齐南天脸色微红,将头别了过去。

但这次他却没有再逃跑。

终于松了口气的南宫笑走到齐南天的身前,却并没有端详他的脸,而是道:“你和你母亲长得一点都不想,反倒更像你爹那个混账东西……”

“你真的是我舅舅吗?”

“只要你是阿月的儿子,就是我的外甥,就算她已经离开南宫家很久也是如此。”

“……”

齐南天沉默了。

即便有过许多猜测,但是他的母亲就是南宫月的证据又在哪里?

没有任何证据,仅凭那些模糊的记忆,就能说明他是空月双骑的儿子吗?

难道大街上走出来个人,说他记得自己是皇帝的私生子,他就是吗?

难道有个人长得和另一个人很像,他们就该有血缘关系吗?

齐南天忽然生出了一种渴望。

渴望去确认。

渴望了解那个自己不曾了解的自己。

渴望知道自己是谁,渴望知道自己的身世。

在万剑宗的那些年,明明从未考虑过这些。

早就接受了自己孤儿身份,为何现在却想寻求真相?

“我……我能去南宫家看看吗?”

“……很遗憾,不行。”

“为什么?万一您真是我舅舅呢?您怀疑我吗?如果怀疑的话,为什么还要追上我……”

“不,我不怀疑你,但是你母亲南宫月很多年前就已经被赶出了南宫家,子孙后代都不得回来。因此你是不能进南宫家的。就算我是家主,也不能改变南宫家的祖传家规。”

心中刚刚萌生的火焰被南宫笑一盆冷水扑灭,齐南天心中只剩下一种不忿的情绪。

为自己可能的母亲感到不忿。

“为什么?”

“因为你的母亲早有婚约,而那个人不是你的父亲。”

齐南天沉默了。

不用南宫笑再说下去,他也知道了那会是一个相当狗血的故事。

“这不是她的错吧。”齐南天只能这么询问。

“当然不是,所以家族允许她追求自己的感情,南宫家还是十分开明的,只是不让她回来而已。当然,家规是家规,我觉得我这个做舅舅的私底下和你见面并没有什么关系。虽然不能带你回去,但是带你散步路过我家却在情理之中。然后如果你手眼通天,从我的眼皮子底下偷偷溜进了南宫家而我不知情,也不是不可能。而我不知情,也就不违背家规,你说对吧?”

南宫笑笑眯眯的看着一脸懵逼的齐南天,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跟我走,我带你去南宫家——附近的街道逛逛。”说着南宫笑还有意无意的向街道尽头瞥了几眼,不过齐南天并没有发现。

终于意识到这个便宜大舅是一个很开明的人后,齐南天再一次明白了自己的运气到底有多么好。就在他连忙跟着南宫笑离开时,拐角处走出了几个黑影。

“行动取消,继续等待时机。你回去报告,目标受到南宫家主南宫笑贴身保护,要求重新调查目标身份。如果要继续刺杀,要求提高任务酬金。”

“明白。”

一个黑影悄悄离去,剩下的人却呆在原地,既没有继续跟踪,也没有就此离开。

“好不容易等到这家伙和古月分开,没想到又出了变故……果然从一开始就得以能刺杀六阶巅峰强者来策划行动的吗……”

“看起来,不请动一个杀圣,想杀掉这家伙没什么希望了,就是不知道雇主愿不愿意花这个钱了。”

“呵呵,‘十杀圣’的出场费可是很高的。”

……

“那个……南宫家主……”

“叫我大舅。”

“咳咳……大舅,为什么你走这么急?我有些跟不上你的速度。”

“……”

你没发现有人想杀你吗?

南宫笑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因为他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出现就是被安排了对命运之子的“救星”。

命运不死论果然不是胡说。

说出来只会让齐南天无故担心,现在澜云帝国与魔痕帝国还处于盟约中,就算能确认那几个人就是杀手,只要他们没动手,自己就不能擅自动他们。甚至自己这个南宫家主的身份还可能成为打破两国盟约的导火索,这个风口浪尖别说他南宫家,澜云帝国没有任何一家势力担得起。

可他也不想等这几个杀手动手,一来刀剑无眼,万一误伤了小外甥就不好了。二来,这几个杀手也是拿钱办事,只要让他们意识到事不可为,自然就会退去,只要杀手们没有出手,双方就不会结下梁子。正所谓今日留一线,他日好相见。这几个杀手能不能体会都无所谓,他只是不想在这里结下梁子后,把本可以避免的纠纷演变成不死不休的追杀。

在其位谋其政,身处南宫家家主之位,由不得他肆意行事。

瞥了一眼满是疑惑的齐南天,那三分相似的脸又让他想起了已经再也没机会见到的妹妹。

连尸体,都没能见到。空月关被破之后,他也曾和武侯姜天联名对魔痕帝国提出抗议,姜天是要儿子,他则是要自己妹妹的尸体。

但是尸体没要到,因为根本就没有留下什么尸体。据说空月双骑的死法极其凄惨,是被巨大的魔法傀儡排成了肉酱……

如今,望着齐南天这张脸,南宫笑怎么能拒绝。

怎么能拒绝,他只是想去母亲家中看看的愿望?

……

(话说除了江连地这边,其他地方都没有写遇到刺杀的事,大家明白为什么了吗?

因为江连地这路是最弱的啊(本来),除了令狐娇三人,就他这边没有六阶强者坐镇。而令狐娇有一个能够带着他们避开杀手的谢天机……

这样的条件,十杀圣不出手,除了江连地,还能杀谁?(抛开失踪的姜念雄不谈))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江夏无流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