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襄皇兄公主甜文,没事 叫出来 叫得大声点

李米尔李米尔 2020年08月02日 来源:互联网 1188 次 收藏

一簇簇的光芒拥抱成团在新绿色中摇曳着,略带青草香味的微风透过树缝浮来,某些悠远的记忆仿佛她此刻所见的幻梦,清晰却又模糊,她试图伸出手触碰缝隙间依稀能见的太阳,温暖的晨曦几乎快要穿透她的灵魂,某种能够融化坚冰的温度悄然无声地浸润心间,每当她试图将这份温暖扩散时,这份幻梦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不清呢。

幽暗的地方,声音无法传达、思念只能落幕,自己究竟是谁...自己究竟抱着怎样的使命而诞生?

红袖添襄皇兄公主甜文一直以来蕾琳都很疑惑,关于自己的过去总是模糊不清,就像是隔着一层看似轻薄但又无比坚固的壁垒,想要触碰的话下一刻就会消失不见。

说实话,蕾琳并不在意自己的过去,她只是有点好奇罢了——毕竟每当自己眼前出现这种幻觉时,她总会不自觉地疑惑自己的过去究竟如何,就像如若隔世,自己的生前如何……这对她来说总是不经意间触碰到的东西。

不吃不喝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件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但蕾琳明白自己的身体无时不刻地在摄取着某种“养分”,也正是这种不知名的养分才令她看起来能够不吃不喝也能活下来。

没事 叫出来 叫得大声点蕾琳虽然不能想起自己是谁,但她很清楚这世界上有着一种名为“灵能者”的灵能觉醒者,或许她就是其中的一位。

每当她想起乌斯看着自己不用喝恶心的营养液时羡慕的眼神,少女总会不经意地露出一抹微笑。

对于乌斯,她一向是报以最大的善意,那个看起来清廋的男孩体内总有着一种能够温暖人心的力量,她不知道乌斯的将来如何,但她相信着如果乌斯有一天离开了这个荒废的世界,那份足以令麻木的人们回想起自己幸福的时光的力量……会令少年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

蕾琳的确是全心全意地将乌斯当做自己的哥哥,乌斯将她从永恒的长眠中唤醒,在苏醒之前她的确听见过某人轻声呼唤着“醒醒”二字,但不知为何,自己却没有回应那温柔而坚定的声音,沉溺于幽暗深渊中的自己再也无法回想起过去的一点一丝,这也许就是给予背叛救赎的自己的某种惩罚吧。

蕾琳一如既往地工作着,这份工作是她好不容易从葛里大妈那争取来的,如果没有好心人葛里大妈,恐怕她和哥哥已经被希瓦市的那群贼匪们给抓取当做奴隶劳工了吧。

不过今天的工作蕾琳显得有点心不在焉,毕竟她眼前又出现了某种奇怪的幻象。不知为何最近出现幻象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冥冥中某种东西似乎在刺激着她的记忆,随着那间断的幻象,自己总能看见一位端坐于舰桥指挥官位置的少女,那女孩的面容与自己一模一样,只是常年冷漠的神情令周遭的同事都认为她是一名难以接触的人。

然而难以接触并不代表就是坏的,不经意间蕾琳总会触碰那位舰长的思绪,“帝国”这两个字占据了她心底很重要的一部分。

帝国?

是指如今的这个帝国吗?

蕾琳不是很清楚,但她也没有想去弄清楚幻象中少女的心思。

随着天色渐晚,蕾琳也迎来了休憩的时刻,告辞葛里大妈后蕾琳踏上了归家的路途,然而不知为何今天的她特别想要快点回去,某种不祥的阴云笼罩在了她的心间。

与此同时,希瓦市的西北方,乌斯的工作地。

这是一片荒废的机械零件垃圾场,乌斯每天所要做的事情只有在这些零件中挑出一些还能够使用的高价值目标给予“工头”,这样一来自己每天的工钱和营养液便也有了着落。

不过说实话, 工头山姆大叔并不算是个和善的家伙,乌斯每天都得忍耐这家伙呼来喝去的命令,如果稍有反抗,拳脚相向自是少不了,不过乌斯害怕的并不是工头的拳脚,而是那该死的“刨冰”。

别搞错了,刨冰可不是什么美味的东西,而是一种对待不听话家伙的刑罚——用鞭刑将受刑人身上抽出伤痕后将受刑人放在水桶中,水桶中自然是撒上了一种名为“西吉弗”的工业腐蚀性结晶粉末,溶解在水中的结晶粉末会让受刑者感受到一团燃烧着的烈焰在向他们接近,灼烧感会从脚底蔓延到头顶,随后随着温度下降水桶结冰析出西吉弗晶体的同时受刑者会在冰与火之中奄奄一息。

乌斯曾见过遭受这种刑罚的“偷懒家伙”奄奄一息向工头求饶,他虽然没有遭受过这种刑罚,但心底还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希瓦市上幸存的人员并不多,因此工头山姆并不想让给自己打工的家伙们白白浪费,虽说会使用刑罚,但也不至于要命。

然而今天……乌斯觉得有点不妙。

他从早上过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一群奇怪的家伙,那群身着帝国神职人员白袍的家伙目光时不时地瞟向乌斯,令他如芒在背的同时似乎还向工头山姆大叔问了点什么,乌斯瞥见山姆大叔那副狗腿子的恭敬模样后算是彻底明白了这群人有着足以决定自己生死的权力。

事关自己的性命——在这恶魔入侵的末日里人命可不值钱,乌斯的行动自然是谨慎了起来,工作到日暮时分后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似乎是他担心过头了,山姆大叔并没有为难他,直接付给他每日的工钱后让他离开了工作场地。

真的只是自己担心过头了吗?

乌斯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说起来,自己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帝国平民,身上又没有什么特别有价值的东西,他根本想不通人家找自己麻烦的缘由。

然而不知为何心底似乎一直放心不下……真的只是担心过头?

乌斯回头看了一眼,皑皑白雪覆盖在被遗弃的希瓦市锈迹斑斑的公共建筑物上,周遭的高楼早已因为常年无人维护而倾塌,唯有那皑皑白雪能够给予一切丑陋之物遮掩的面纱。

除了一些平日里都能看见的拾荒者外,乌斯没有看见任何异常的家伙。

然而不安的心绪依旧让乌斯跑了起来,他莫名地想要快点见到蕾琳,毕竟这个时间点她应该已经下班,说不定也被这些奇怪的家伙盯上出了什么意外。

乌斯再次回头望了一眼,却只发现了拾荒者略显诧异的眼神。

嘭。

像是撞到了坚硬的壁垒,乌斯猛地被撞倒在地,疼痛感让他紧闭双眼皱起眉头,等到痛苦稍许减缓后才缓缓睁开双眼,一张陌生的面容出现在他眼前。

那是一名面容阴沉的中年男人,一身在白雪映衬下异常洁白的袍子表明了他帝国神职人员的身份,不过那毫无半点笑容的模样倒是令乌斯冷汗从脸上滑落。

怎么回事?

乌斯倒在地上依然没有搞清楚状况,男人俯视着乌斯,而乌斯也不明所以地盯着男人。

“乌斯·格里芬。”

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只不过嘴里说出的却是乌斯的全名。

乌斯有点疑惑地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白雪:“请问您是?”

男人只是摇了摇头,缓缓地抬起了右手:“我以异端的罪名赐予你审判。”

话音刚落,乌斯感觉到自己像是缺了什么一样,依然没搞清楚状况的他睁大双眼缓缓地向左看去,自己的左臂被不知名的力量光整地切开,皮肉血管因为高温烧焦而并没有飞溅出鲜血,剧烈的疼痛感在他见到自己跌落在地的手臂后彻底扩散开来……

惨嚎回荡在破败的城市当中,乌斯倒地的身体因为恐惧而动弹不得,他死死地盯着莫名的男人,紧要牙关抵抗着左手断掉的疼痛感。

异端?

这男人凭什么说自己是异端?

自己只不过是帝国再普通不过的公民之一,从出生到现在做过什么错事吗?乌斯扪心自问,自己没有任何一点符合男人嘴中的“异端”。

“看来你并不明白自己犯下了什么罪。”男人冷哼一声,不屑地摇了摇头。

“还记得三年前你打开的休眠仓吗?”

“……”

男人一语命中了乌斯现在最担心的一点,有关蕾琳的事情他可是一概不知,蕾琳的过去如何他自然是没有兴趣知晓,然而却不料也正是蕾琳的过去带给了自己如今的罪孽?

正像乌斯所想,他没兴趣知道蕾琳的过去,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蕾琳并不是过去的那位不相识的女孩,而是如今自己的重要家人。

乌斯紧要着牙关,鲜血从牙龈从渗出,这样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自己…不,强加在蕾琳身上,对于两人来说都是一种根本不存在的事实。

尽管如此,乌斯依然回答了男人:“蕾琳?”

“她现在是叫这个名字吗?”男人淡淡地瞥了一眼“将死之人”,“既然你也快命丧于此,那脆告诉你她的身份也没什么关系。”

“知道这座城市为什么叫做希瓦市吗?只是为了纪念千年前的古人?”男人高傲地俯视着乌斯,“这座城市从来都不是为了纪念她,而是为了防止她的复苏。”

“她?”乌斯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蕾琳的身份,其实一开始见到右手的义肢时就应该明白的……

“她,那个被你称作蕾琳的小女孩,年龄恐怕比你的祖母都要大,她曾经是帝国的五星海军上将希瓦,也是帝国首位坠入深渊被腐蚀的将军。”

深渊?被腐蚀?

深渊——亚空间的代称,至于被腐蚀…则是帝国对信仰深渊的异端们的称呼。

这些东西 对于乌斯来说都陌生无比,但帝国的海军上将对他来说却有点熟悉。故事中的希瓦上将可是带领第三舰队击退背叛者的伟大将领,但在这男人口中却成了被深渊腐蚀的危险目标?

不可能的。

乌斯无法想象蕾琳居然是站在恶魔一方的家伙……平日里的蕾琳和普通的女孩子没什么区别,同样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但内心善良的她怎么可能是被腐蚀的恶魔?

男人注意到了乌斯眼中的不解,他没解释什么只是缓缓地抬起了手:“是时候送你上路了,我会尽量让你感受不到痛苦。”

“…...”

然而就在男人的手举起至自己的头顶时,一只被血液浸染的小手贯穿了他的胸膛。

“怎…怎么会?”男人难以置信地扭过头去,帝国曾经的九级灵能者正冷着脸站在他身后,“你…你不是没有觉醒吗?”

“蕾琳”一脚将男人从自己手上踹开,轻舔了一口手上的血液后抬起那双猩红的眼睛看向男人:“拜你所赐,我都想起来了。”

男人勉强处理好自己胸口的伤痕,用灵能修复着自己的身体。

“蕾…琳?”

“蕾琳”只是瞥了眼左臂被切下的乌斯一言不发地走上前去。

“你以为你能对抗帝国的九级灵能者?”可爱的小脸上的笑容却满是嘲弄,“抱歉,还是让你们教宗过来吧。”

男人狼狈地起身,愤愤地看了眼已经觉醒的希瓦,知道自己实力不济的他迅速地离开了现场。

看见男人离开后,蕾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默默地替乌斯捡起地上的断手,在他耳旁小声说了句“可能会有点疼”,随后在乌斯的惨嚎声中替他接上了左手。

蕾琳看着乌斯轻叹了一声:“抱歉了,乌斯。”

“那…那个…..”乌斯有点勉强地微笑,“你真的是海军上将希瓦吗?”

蕾琳沉默良久,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这…这样啊……”乌斯抬起头来向她笑了笑,少年同样沉默一阵子后才鼓起勇气开口,“那…你还是蕾琳吗?”

“抱歉…..”“蕾琳”摇了摇头,“我得走了哦。”

双手捧起乌斯的脸颊,蕾琳微笑着,随后踮起脚尖轻吻了少年的嘴唇。

“可蕾琳的记忆一直在这里哦,她…也看着乌斯你呢。”

“抱歉…我得走了。”少女再一次说出让乌斯不是很好受的话语。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颊,他心底像是缺了什么。

“如果乌斯想跟着我的话”少女笑了笑,“那么来第三舰队吧,我会亲自欢迎你的到来。”

随后少女缓缓地抬起了手:“别担心,我不会让那群恶魔入侵这颗星球的。”

轻握那只小手,某种光芒冲天而起。

“这里是第三舰队指挥官,呼叫第三舰队。”

如果蕾琳没弄错,自从自己当年送出第三舰队后,第三舰队就一直被困在深渊当中无法脱出。

只缺一个…一个坐标。

嗡!!

巨大的嗡鸣声降临在了这颗星球的轨道上,随后少女紧盯他的双眼。

“那么,要和我一起离开吗?”

“…...”乌斯沉默着,最后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我会去找你的,但不是现在。”

“是吗?”蕾琳轻笑,这已经是预料之中的答案,“那说好了可不许去别的舰队哦。”

“第三…舰队?”少年抬起头看向天边舰队的掠影,“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嗯。”

“你真的被深渊侵蚀了吗?”

蕾琳冷笑一声,不知为何显得有点愤怒:“是帝国开始被深渊腐蚀了。”

帝国…被腐蚀?

随后乌斯意识到了蕾琳要干什么:“你…要去对抗整个帝国吗?”

“不是对抗,是让它回到应有的样子。”蕾琳最后踮起脚尖,注视着怅然若失的少年,“我会记住乌斯你的,也请别忘记我。”

“……”乌斯沉默着,只能注视着少女在折越的光芒下渐渐消失……

“再…见。”带着温柔的笑颜,这份三年多的羁绊,终于要到此结束吗?

乌斯迷茫地伸出双手,像是要抓住什么然而什么都没有抓住…...

最后,当少女彻底消失的那一霎,乌斯终于开口了:“我…我会去找你的!一定!”

少女歪了歪头,像是在给予他最后的鼓励。

“那么…加油吧。”

舰队旗舰的折越室内,希瓦如此说道,笑容温柔而又诡异。

“我最后的挚爱。”

——黑色的纹路在缓缓侵蚀她的脸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李米尔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