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在野外要了我,各种sp疼痛程度

艾草艾草 2020年08月02日 来源:互联网 1035 次 收藏

片刻后,社团活动楼一楼,料理部活动室。

“我开动了~”

包括蕾琳在内的八名少女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品尝着这从高空冷冻的冰淇淋,虽然味道和普通冷冻的冰淇淋没啥不同,但经过自己辛勤劳动而来的食物味道总比不劳而获的要强,当略带着一丝寒意的冰淇淋在嘴中融化时,凉意由内而外的扩散,仿佛整个世界都不再炎热。

男朋友在野外要了我一箱满满的冰淇淋足够让八名少女吃撑,不过对于饭量较小的蕾琳来说,第二杯下肚后她就躺在沙发上一手捂着自己的肚子再也起不来了,小脸露出快要溶解的幸福微笑,眯起的红色双眼盯着素白的天花板久久不能移开视线。

如果...如果这时候能够开着空调在室内吃着冰淇淋,蕾琳恐怕快要在这地方生根发芽再也不想离开,要不是她的另一个装甜食的胃因为天气过热而无法启动,那么她能肯定自己能够吃下半箱冰淇淋。

“说起来,梵妮你们那里的冰淇淋好吃吗?”吃撑的蕾琳摸着自己微微鼓起的小腹问向身旁的女孩。

各种sp疼痛程度梵妮用勺子舀起一小口冰淇淋放入嘴中,听完蕾琳的疑问之后她摇摇头,不过并不是否定家乡的冰淇淋好吃:“配料不同哦,我们那边更喜欢用纯牛奶来做冰淇淋,我记得没错的话小时候和......”

梵妮默默地瞥了眼红着脸别过头去的后马尾少女:“和姐姐自制过,有空的话能借用料理部的东西自制吗?也许能让大家品尝到纯牛奶冰淇淋的味道。”

梵妮再次看了眼自家比自己更像是妹妹的姐姐大人,她不明白柳夏脸上为什么会像是喝多了伏特加一样通红,她只是在陈述着事实而已,但对于自家的姐姐来说......这似乎并不只是陈述事实?

梵妮有点搞不清柳夏究竟在想什么,就像柳夏有时候也弄不清楚梵妮在想什么,姐妹两人某种意义上还真是相似又相反,似乎对于梵妮来说没什么好害羞的事情对于柳夏来说就成了令其极为害羞的事情?

“羽泽她也会吗?”叶子孑有意无意地提起了柳夏似乎是暗示着什么。

梵妮点点头盯着不敢与自己对视的姐姐,那头灿金色的秀发在室内柔和的白光下闪烁着些许苍白的光泽,稍长的下双马尾及腰倒是很好地与以前那头随意披散的金色长发区分开来,而那张不再冰冷的脸颊更是显得可爱了许多,有时候梵妮甚至有点妒忌自家姐姐那张不怎么保养都异常白皙和稚嫩的脸蛋。

梵妮注意到柳夏的那张脸愈来愈红,少女火烧般的脸颊似乎是表明了她对于梵妮的注视感到害羞,虽然梵妮不知道柳夏在害羞什么,但她还是挪开了视线轻叹一声:“我亲爱的姐姐到时候你会帮我的吧?”

“当...当然了,不过可不是看在你这家伙或者蕾琳的份上,看在冰淇淋和叶子的份上我才帮忙的!”

叶子孑无奈地对柳夏笑了笑,自从柳夏不用和国内的那群家伙扯上关系后,她仿佛卸下了自己身上的重担,从以前的沉默寡言甚至是冰冷一下转变到现在傲娇的性子...嗯,又或者说本性就是傲娇只不过因为特务当久了才变成高冷小姐姐?

叶子孑饶有兴致地盯着柳夏,她才发现柳夏是个比她想象中远远有趣的家伙,甚至某些地方比她中意的小蕾林还要有趣。

比如经不起调侃这一点。

不过这都是死傲娇的通病了,而了解这一点会让叶子完全吃透这个死傲娇。

然而柳夏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梵妮脸上淡淡的微笑彻底僵住了,女孩轻叹了一声随后缓缓开口:“母亲她.....恐怕我有生之年都见不到她了,梵妮你能帮我好好照顾她吗?”

话题意外地沉重了起来,除了学生会的众人外,包括礼亚在内的料理部两人都有点不明所以。

梵妮沉默了下来,她不知该如何回应此前身为特殊人员的柳夏,柳德米拉现在已经不存在在这个国家当中了,如果她没弄错柳夏目前作为“叛国者”在国内正被秘密通缉,俄方也知道她身处天朝,但碍于天朝已经明面上将“柳夏”遣送回国,他们又不能拿柳夏怎么样。

可以说,这一次叶子孑完完全全地算计了那群老毛子,但也不要得意得太早,毛子的报复措施迟早会到来。

叶子孑一边品尝着冰淇淋爽快的口感一边默默地看了眼梵妮。

如果她没有搞错,第一波报复应该是在与他们接触的梵妮身上。

“我会照顾好母亲的。”梵妮只是淡淡地回应了句,并没有说得多么具体。

柳夏深呼出一口气:“那就好,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只有母亲了......”

“我说你们能不能说点开心的话题?”伊蕾娜翻了个白眼,“我可不想明天上午的八卦消息全是这种沉重的话题。”

伊蕾娜用小手玩弄着银色的发鬓,嘴里叼着木质小勺子一边说道:“像你们这样的姐妹我不是没遇到过,虽然我也不想把这话说得有点老气横秋,但事实就是如此,我在旅行的过程中结识过两名像你们两人一样互相羡慕彼此的女孩。”

伊蕾娜一手撑着自己的脸一手凭空画了个圆:“我这人还是挺喜欢交朋友的,我听过那两姐妹心底话。说来可笑,那两姐妹不和的关系很简单,两人都顾及彼此的感受甚至将自己的感受放在第二位,如果姐妹两人其中有一人自私点,那种奇怪而又引人发笑的矛盾根本就不会存在。”

伊蕾娜看着众人一脸懵逼的神情,她轻叹一口气:“说得很抽象吗?不过也就只能说这点了,具体细节说出来你们肯定以为我在编故事。如果我说这世界上曾经存在过唯心的力量,你们相信吗?”

伊蕾娜一手撑着脸双眼微微低沉,她再次轻轻叹息一声,妖精般女孩的双眼里略显寂寞:“历史变为故事、故事变为传说、而传说成为神话,也许只有当这颗蓝色星球上的人类发明能够打开时空的方法才能还原万古之前的往事吧。”

“看不出来蕾娜你这家伙人生经验还挺丰富的啊?”叶子孑打趣了声。

伊蕾娜“诶嘿嘿”地笑了声,对于会长这句不知道是夸还是贬的话,她摸着自己的后脑傻笑着:“过奖、过奖。”

伊蕾娜的双眼看向渗着午后阳光的窗户,那双淡紫色的眼睛里满是寂寞,就像是感受过自己曾经的友人通通远离自己而去的那种感受,一行长路上与自己结伴而行的朋友们不知何时渐渐消失在了自己的眼中,等到回过神来时也就只剩下了自己一人。

“说起来,伊莎贝拉那家伙去哪了?”伊蕾娜突然问了句奇怪的话。

“伊莎贝拉?”一旁一直吃着冰淇淋的夏莉重复了一遍,“怎么了?你这家伙有空关心起她来了?”

伊蕾娜傻笑着摸着自己后脑勺,妖精般神秘的气质完全被女孩脸蛋上的那傻笑给破坏掉了。

“诶嘿嘿,大家都是学生会成员嘛,互相关心一下怎么了?”

“可你平常最怕的就好像是她啊?”蕾琳歪歪头一语道破伊蕾娜此时的不正常。

伊蕾娜瞪了眼学生会里辈分最小的蕾琳让她闭嘴,蕾琳小脑袋一歪一副没看见的模样。

伊蕾娜咳嗽两声连忙解释:“新闻部部长的事能叫怕吗?那叫伪装弱势套取更多情报,身为新闻部部长当然要让有趣的事情占据每日的头条啊,要不然我怎么赚...咳咳,我怎么让学院里的大家感受到青春的活力呢?”

“那个,新闻部部长。”蕾琳突然举起了自己的手。

伊蕾娜准知道这家伙是来砸场子的,她没好气地看了眼蕾琳:“说!”

“我能入部吗?”

伊蕾娜反倒是被蕾琳这话问得一愣:“入部?”

“你刚刚不是说新闻部能赚外快吗?”

伊蕾娜反倒咬牙切齿地瞪了眼蕾琳:“你这女王家的亲女儿还需要外快?你这资本主义毒瘤还想把我们这些穷人剥削到什么程度?”

随后伊蕾娜像是想到了什么,淡紫色的双眼转了一圈,脸上的神情就像高原的天气阴晴不定立马变了个样,少女笑嘻嘻地摆了摆手:“开玩笑、开玩笑啦,小蕾琳你想什么时候加入就什么时候加入,我钦定了你是新闻部的理事成员怎么样?”

“免了。”蕾琳翻了个白眼,“你的丑恶嘴脸已经暴露无遗了,如果我猜的没错一定会有成吨的入部费用等着我吧?”

“不过说实话,新闻部的确是校内唯一一个能够自给自足的社团。”夏莉突然开口了,她看向伊蕾娜的双眼中似乎多了点什么。

伊蕾娜脸上很快滑落豆大的汗珠,夏莉是学生会的书记兼会计——由于任职会计的艾文常年不在学生会工作,经济相关的事宜全都掌握在了夏莉手中。

“如果我手上的数据没显示错的话,蕾娜你们社团也是唯一一个具有出版社性质的组织,这从去年开始你们社团的开支已经盈余,我在考虑要不要削减你们社团的开支,或许把这份开支用在其他社团会有更好的效果。”

说着夏莉看了眼礼亚,礼亚身为料理部的副部长同时也是学院为数不多选修地勤的少女,光是这份能够吃苦的品质就已经超出学院普通的千金大小姐太多。

除了料理部这样小型的兴趣圈社团外,学院里还有不少类似的社团,例如白雕班埃克森·狄雪娜所属的左派读书会,这种社团基本不存在什么收入,全靠着学生会的资金继续举行社团活动。

当然,像夏莉这样的人是绝不允许社团当中出现窃用活动资金无所事事的伪装社团,学生会给予她们的活动资金必须有资料记录,包括任何开支的支票以及详尽的记录,除了这些,夏莉还会经常抽空去考察黑名单上的社团——当然并非由她亲自考察,更多的则是自己发展的信得过人员。

这点有点像柳夏所待过的某组织,但夏莉只不过是套用了个模板而已,并没有拿着这事做文章。

“不...不要啊!”伊蕾娜的小嘴里发出了悲鸣,“自给自足什么的只是表象啊!就连盈余的那份费用也被我准备在了下一次的活动里啊!如果没有学生会分拨的资金.....下一次的出版活动就真的要完啊!!”

礼亚突然问了声:“出版?”

“是啊,我的小说都是我自费出版啊!”

听见这话后夏莉则默默地记上了一笔:“嗯,公费私用。”

“咕......”伊蕾娜满脸的恐慌,颤抖着双手就差疯狂向夏莉求饶了。

要是新闻部进了学生会的黑名单,那她这个部长也到头了,至于出版的事情更是别想了。

伊蕾娜求饶似的看向最高权力机关会长,叶子孑只是淡淡地吃着冰淇淋一言不发。

叶子孑完全放心把这种事情交给夏莉,夏莉的性子是出了名的严谨,她基本不会错怪任何一个社团,叶子孑多少明白夏莉这话恐怕也只是在开玩笑而已,毕竟新闻部一直都是学生会的舆论机构,而这种直属于学生会的机构自然是有着一部分自主权和特权。

如果说夏莉是学生会的走狗,那么伊蕾娜就是学生会的狗仔。

“说起来,我还一直没祝贺蕾琳酱呢。”礼亚微笑着看向蕾琳。

“唉?祝贺?什么事情?”

礼亚微笑着指了指窗外的天空:“当然是蕾琳酱取得王牌头衔啦,作为蕾琳酱的专属地勤,我可是有不少奖励呢。”

“唉?”蕾琳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个王牌头衔,她只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个一日王牌罢了。

“恭喜、恭喜。”叶子孑不知为何也恭贺蕾琳了。

“喂,怎么回事?!”蕾琳完全是一脸懵逼。

“蕾琳你的累积击落数已经突破了尉级王牌的下限哦。”梵妮微笑着给她解释了。

“......”蕾琳依然是一脸懵逼,“你们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你又没问。”叶子孑翻了个白眼,“再说了这不是常识吗?你不知道怪我咯?”

“......”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艾草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