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在无人教室要我,上下两个嘴一起喂饱

加比特加比特 2020年08月02日 来源:互联网 1768 次 收藏

作者的话:很多人赞我我有点慌。后来有人告诉我我中奖了!!跑圈加更一个番外吧。并没有人看的那种嘤嘤嘤

注意一下,这里的符华是忘记了太虚山和程立雪的事情。她觉得自己从没在这里生活过。

......

男友在无人教室要我“对不起我的朋友,要让你一个人守护神州了。”

......

符华从梦中惊醒。

上下两个嘴一起喂饱耳机中放的《cler water》还在循环。巴士上人很少,整个车厢之中都充满着夏日的懒惰。连吹过来的风都是热风,吹得符华困倦。车上人很少。

......

符华并不是很喜欢人多的地方,但是她却喜欢旅行,可是旅行也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

这几天圣芙蕾雅放了个小假。她本来是想留在圣芙蕾雅等待假期的结束。

琪亚娜她们都不在圣芙蕾雅,大家都有许多事情要做。符华想让自己忙起来,可是到头来没什么事情可以做。

也是在一个让人睡眼朦胧的午后。她想起了许久没回去的神州。听说开放了一个景区,人并不是很多。

符华在车上拿起手机查看那个景区的距离。还有不远便到了。

景区叫太虚山,相传自古以来守护神州的仙人赤鸢生活在其中。山中有一观名拂云观,是赤鸢仙人的故居。据说这座山曾经起过一场大火,之后的赤鸢仙人便化作太阳守护着神州大地。

“赤鸢仙人吗。神州哪有什么神明,只有自古以来抵抗崩坏的战士罢了。”符华心道。

“终点站太虚山到了,请乘客们自觉下车。”

车上寥寥无几的几个人都被惊醒了起来,纷纷下车。符华单执挎包,关闭了音乐,摘下耳机。

风把她蓝色的发丝吹起,懒惰的午后和懒惰的鸣蝉以及懒惰的人们。太虚山下有个小镇子,那几个人都是去那里,只有符华望着山上那千百石阶。

“我们比比看谁先跑上去吧!”

恍惚之间,符华好像看到一个赤瞳的少女,转瞬即逝。随之落下的,只有赤色的羽毛。

明明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仿佛已经在这里生活千百余年。

.....

拂云观前。

这里人很少,只有少些懒懒的游客。

符华转了转山上能去的地方。

倒是有个离拂云观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庙。

庙里刻着神州古文字。

并不是很难看懂,大多写的大概是感谢赤鸢仙人为世人降雨的事情。

那时候没有人见过赤鸢仙人,所以这庙中的神像是一个少女的模样。她渡一身烈火,目光望着的神州大地。

“对不起,我看无法降雨。”

那若隐若现的赤羽飘落,瞬间便消失。符华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一句话。

仿佛在久远的以前,她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

......

回到浮云观前面,发现这里又少了一些游客。

兴许是觉得太无聊下了山。

太虚山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因为是夏季并没有白梅开满山的美景。只有浓密的绿茵,笼罩着整个太虚山。

似乎只有符华觉得,这里十分令她安心。

她轻轻摇动着扇子,伴着阵阵夏风。

似乎许久之前,她曾经因为燥热睡不着觉,某一个蓝瞳白衣的少女,在入夜的时候用手撑着自己的沉重的脑袋,手里还不忘着扇动着扇子。

“纱厨藤簟,玉人罗扇轻缣。”

也许说的就是她现在这个样子吧。

符华未发现的是,赤色的羽毛落在了她的肩上。

......

进入拂云观中。比起这充斥着陈旧气息的拂云观,人们似乎更喜欢山中的景色。

所以这偌大的拂云观中,还是她一个人。

只是刚刚踏入这里,映入眼帘的是两个少女的画像和拂云观的牌匾。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却又如此陌生。

她还不知道的是,百年以前,她也曾经望着这画像发呆很久。

她抚过桌角,抚过屏风。仿佛这里的时间的停滞的,一切都如百余年前一样。

听闻赤鸢仙人是长生之人。想必苦守长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看过四季流转无数,看过身边的人相继离开。

回过神来,太虚山早就被渡上一层金色。山中时不时传来婉转的鸟鸣。余晖也懒懒地躺在了拂云观中。

这是一个静谧的黄昏。仿佛在记忆的深处,她也一个人看过无数次。

黄昏中又有人相继离去,又流转过一个季。

黄昏像一场山火,燃尽她的一切,只留下长生和她一个人。

不知道是不是风太软,吹得符华有些想哭。

明明想不起来,可这长生的背后,一切都是那么刻骨铭心。

......

到了要下山的时候了。山上还是那么安静,仿佛没有人来过一般。

符华望着拂云观。在黄昏之下,它好像一位老者,静静地站在那里,与人诉说长生的苦楚。

“谢谢你,我的朋友。”

符华转身要走的时候,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回过头来,眼前赤色的羽毛又消失不见。声音也消失了。

你不会想起这里的一切,你也不再是那个被长生困扰着的可怜人。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加比特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