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你的老婆,她弓起身子却正好迎合了他

xiaoaixiaoai 2020年08月02日 来源:互联网 1303 次 收藏

我死死的盯着身前那身穿黑色法袍的暗精灵。

他似乎是被我吓住了,什么法术都没放,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系统:您已进入战斗状态。

想做你的老婆在我的视野中,那名被系统命名为“初级召唤师”身穿黑色法袍的暗精灵已经是敌对的红色名字。

也许在这个世界中,他有着自己的名字,但在我们玩家的眼中,他仅仅只是一名敌对的黑魔法师。

或者说……

她弓起身子却正好迎合了他——人形魔物。

“希亚酱加油!砍死他!砍死他!”

就在我身后不远处,一名身穿轻甲的银发萝莉不知从哪弄来了一块木牌,然后用龙吼“烈焰吐息”在那木牌上刻下了“希亚加油”四个大字。

女孩对自己的发言有多么危险并没有自觉,或者......

对于她来说,在这个乱世中斩杀阻拦自己道路的人已经习以为常。

这里的世界从来都不是什么和平的世界,即使是在伊莉莎解决奥杜因后……

天际省,依旧处于两大政权对立的状态。

——乌弗瑞克·风暴斗篷带领的风暴斗篷反抗军以及图留斯将军率领的帝国军。

乱世之中,这种研习黑魔法为自己谋利的人自然是不占少数。

………

“哥哥如果连这么一个初级召唤师都解决不了,那还是回去乖乖的当一名炼金术师吧。”

希尔芙的话语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与毒舌,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担心她伟大的哥哥我,她早已握上了自己背后的那把巨镰,殷红的双眼冷冷的注视着一言不发甚至有点瑟瑟发抖的男性暗精灵。

“哈哈哈哈,受死吧!”

我握紧了手中的裂魂者,狂笑着冲了上去……

我的剑可是史诗级别装备啊,而且还附带了命中补正,如果砍不中你,我干脆直播吃翔吧!

渣渣,受死!!

在我的眼中,那名在野外用活人祭司的邪恶暗精灵法师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接着这股冲刺的惯性,我手中的裂魂者对准了他的脑袋砍去,然后……

他呆呆地站在原地,我的剑却砍偏了。

系统:Miss。

“……”

其实……

有一种辣条的名字叫做“翔”。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砍不中,我就吃一包辣条……

我沉默着与那名黑暗精灵对视了几秒,然后……

我注意到那家伙的嘴角咧开了一丝奇怪的笑容。

妈个鸡,你是在嘲讽老子咯?

蛐蛐小怪,居然敢嘲讽你大爷我??

我当即就怒了!

我,希瓦,不,阿乌尼斯·圣灵之手!赌上一名宗师级炼金术师的荣耀与一名大师级附魔师的尊严,一定要把你这该死的暗精灵剁成肉酱!!

我将剑尖再次对准了那似乎在嘲弄着我的暗精灵的脑袋。

横斩!

系统:Miss。

“……”

我注意到那名暗精灵召唤师脸上奇怪的笑容愈发明显。

“妈个鸡的蛋蛋,去死啦!!”

暴怒的我完全无视了我耐力条的消耗,挥舞着裂魂者誓要将这名初级召唤师砍成肉酱!

系统:Miss、Miss、Miss、Miss。

…………

“……”

“……”

在一旁观看者白杏冲上去砍人的希尔芙与伊莉莎彻底的愣住了。

两人两脸懵逼的看着白杏对着那好不还手的暗精灵就是一阵狂砍,但没有一击击中了敌人……

希尔芙虽然知道白杏只有一级,但她也知道白杏身前的初级召唤师才七级……

虽然玩家在面对等级比自己高的敌人时会有越级惩罚,比如命中率下降、暴击率下降之类的惩罚,但……也不至于到了连一剑都砍不中的地步吧。

伊莉莎与希瓦在一起生活了接近四年,四年当中,她也没少训练希瓦……

但看见眼前的希瓦没一击能击中敌人后,伊莉莎彻底的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真的教过他战斗技巧。

明明希瓦在与自己训练的时候命中还是没有问题的,但在遇见真正的敌人后……

这命中率简直就和希瓦捉鸡都失败的力量一样令人拙计。

看得伊莉莎都有种想要冲上去给那暗精灵一刀的冲动。

…………….

讲道理啊,我怎么可能砍不中呢?

我亲爱的大宝剑上面不是有一条“命中等级提升10”的加成吗?虽说我的等级不够完全掌握这把武器,但也不可能从“命中等级提升10”变成“你绝对砍不中”这种奇葩属性吧。

带着疑惑,我再次挥下了手中的大宝剑。

——系统:Miss。

没有任何悬念的,我依然没有砍中身前一动不动的暗精灵。

我愤怒的脸庞彻底的冷静了下来,带着十足的死鱼眼,我看向自己手中的大宝剑。

那黑暗精灵似乎是见到我放松了对他的注意,稍稍向后退了几步,正准备转身逃跑时,却在背后发现了一张冷冰冰的小脸。

“站着别动,否则就等着暴尸野外。”

伊莉莎脸上一成不变的温和笑容似乎是我的专有态度。

暗精灵从那双龙眼中感受到了刻骨入髓的寒冷,他双腿微微打着颤,退回到了原地。

——淦,我不信了,今天我砍不中你的话我就删号重练!

咬牙切齿、气急败坏的我从背包里掏出三瓶特殊的炼金药剂。

——药剂“剑士”,强化单手武器技能,并增加体力恢复。

——药剂“敏锐”,强化敏捷,提升闪避等级与命中等级。

——药剂“空之沙”,减缓使用者眼中时间流逝速度,并提升使用者反应速度。

三瓶共价值六百多金币的稀有药剂被我当做白开水般灌下了肚,霎时,我感觉自己快要上天。

“西奈!!!”

在时间流逝速度无比缓慢的情况下,我终于砍中了那家伙。

系统:您的攻击对“初级召唤师”造成233点伤害。

那名初级召唤师脑袋上的血条突然消失,深色的鲜血从他的身躯中飞溅而出,然后那家伙倒在地上的身躯抽搐了两下,彻底没了生息。

“呼、呼、呼……”

我喘息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没想到砍个人形怪居然如此困难,居然让我使用了浑身解数才命中他。

伊莉莎在那家伙的尸体上踢了两脚,似乎是在确认他是不是彻底的死亡,然后……

女孩蹲下身子,丧心病狂地伸出两只小手在那还热乎的尸体上摸索着……

“灵魂石?”

伊莉莎看着自己手中摸出来的东西,微微竖起了眉头,然后甩向一旁。

“莫拉酱太多了,没用。”

似乎是不满足自己摸到的东西,女孩再次伸出了双手。

“银项链?”

这只银发萝莉微微竖起的眉头舒缓了一点,她毫无节操的点了点头,将其收进了自己腰间的小包裹中。

“给希瓦酱当做附魔材料去。”

女孩再次在那副尸体上摸索了一阵,似乎是摸不出什么好东西了,伊莉莎站起身来,伸出右脚……

对着那尸体又来了几脚……

“……”

“……”

我与希尔芙看着她再次蹲下去摸尸体,沉默无言。

喂喂,怎么可能嘛?摸不出东西了再踢几脚尸体就会有新的……

正当我心底吐着槽时,眼前的一幕却令我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蛋疼……

伊莉莎手两中多出了一把精灵匕首和一瓶“召唤师药剂”……

卧槽!

我现在应该说不愧是龙裔吗?

你是不是有着特殊的摸尸体技巧啊!!

明明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你踢了两脚就会多出来新的东西啊!!!

系统!系统!!

这家伙开挂啊!!!!

——————————————————————————————————————————

终于,我们三人来到接近克雷格沃罗洞穴不到五百米处。

格雷格沃罗坡地,位于风盔城东南方向,大约离风盔城一百多公里。

根据恩欧古尔大叔给的消息来看,那把古剑最后被人目击的地点应该就是此处。

“砰!砰!!”

就在我们三人继续向不远处的洞穴前进时,我却听见了兵器碰撞的声音。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我加快了步伐。

然而,就在我准备进入格雷格沃罗洞穴时的那一刻,一把长剑从天而降,插在了我身前不到五厘处……

我的双眼……

再次变成了死鱼眼状。

我知道,有时候人生就是这样戏剧性……

越是害怕麻烦,麻烦就越会早上门来。

面无表情的我带着死鱼眼,转过身去,发现一名身材彪悍、面露狰狞的绿皮兽人正步步逼近一位手上武器都已经被击飞的柔弱女子。

那女子似乎是发现了这边有人,于是她扭过头来大声喊到:

“救命!!!”

切,什么嘛?

又是什么狗血的桥段?

我带着死鱼眼接近了那两人,那女子看见我接近后立马跑过来抱住了我,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对我说:

“救命,这个绿皮兽人想要……想要强……”

女子的脸上微微泛起了羞涩的红意,她似乎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抱着我迟迟不肯松手。

“走开,人类!”

兽人只是恐吓着我,并没有出手。

我没有理会身前不远处的这位兽人大汉,而是用寒冷的眼神俯视抱着我右手的柔弱女子。

“杂鱼,谁允许你碰本王的?”

太甜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

愚蠢的人类!

你以为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那看起来十分柔弱的女子愣了一下,没想到我竟然会用这种语气对她说话。

女子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然后颤抖着双手松开了我的右臂,面对着那有着强大压迫力的兽人,她全身轻微颤抖着后退了两步。

“冒险者大人……您……您不会放下我不管吧。”

颤抖的语气很能唤醒同族的同情心。

但是!

或许别人会中你的计,但你今天遇到的是我!

我冷冷的看着那名女性,然后……

走到了绿皮兽人身旁。

那兽人愣在了原地,完全没有意料到我会做出这样的动作。

与兽人一样处于懵逼状态的还有我愚蠢的妹妹希尔芙以及同样愚蠢的萝莉龙裔伊莉莎。

“啧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啊,图样图森破,Sometimes Naïve!”

我注视着那名看起来无依无靠的人类女性,嘴里发出了自我感觉良好(鬼畜无比)的笑声。

“哥哥,你脑子有问题吗?果然是脑子只剩**了吗?”

“希瓦酱,这样……不好吧。”

站在那女子背后的愚蠢两人说出了可笑的驳斥之言。

凡人的智慧啊……

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尽管我没有眼镜……

“愚蠢!”

“你们以为你们所想的**老套剧情会出现吗?”

“……”

“……”

我似乎开了全地图嘲讽。

“这位兽人大兄弟,你是被这个盗贼给打劫了吧。”

兽人大兄弟愣了一下吗,然后……

点了点头。

“……”

“……”

希尔芙与伊莉莎的表情变得有点奇怪了。

“说出来吧,不用担心,我没有种族偏见,我会相信你的。”

兽人大兄弟伸出粗壮的右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然后点了点头:

“俺今天出来打打猎,追着一只剑齿虎到了这里,没想到一脚踏进了陷进里,还好俺反应比较迅速,躲开了那个网。”

说着,兽人大兄弟指了指不远处树林里与绿色环境融为一体很难发现的绿色大网。

“……”

“……”

伊莉莎与希尔芙的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

“这个卑鄙无耻的人类竟然出现在我背后,捅了我几刀,要不是俺的皮厚实,俺可能已经去见俺那已经死掉的老妈了。”

说着,这绿皮的大兄弟指了指自己的后背,我顺着他的指向看去……

几道不深不浅还在渗出血迹的伤痕历历在目。

“……”

“……”

伊莉莎与希尔芙默默的拉开了与她们身前这女人的距离,来到了我身旁。

“然后俺就和她打了起来,这卑鄙无耻的人类每次打俺都往要害打,俺没办法,只好打飞了她的武器。”

兽人大兄弟傻傻的摸着自己的脑袋,似乎有点……

呆萌?

“接着这卑鄙无耻的人类就叫来了你们三个人类,俺没想到你们没有帮她,俺真是太感谢了。”

“俺现在知道了人类也不只是卑鄙无耻,俺知道了人类也有像你们这样的好人。”

“……”

“……”

我向伊莉莎和希尔芙投去蔑视的眼光,两名少女微微低下头红着脸一言不发。

“哼。”

似乎是已经暴露,兽人大兄弟身前的那名女子也不再继续伪装成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她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把匕首,看向这边。

“我说那边的小鬼,你一定是个处男吧,不想死的话就给我走远点,看在都是人类的份上放你一马。”

蛤?

老子是处男???

处男惹你了,还是挖了你祖宗十八代的坟墓啊!!!

虽然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事实,但我很不爽啊!

我的的怒气值还是升到了Max啊!!

兽人大兄弟正准备掏出自己的单手斧上前与那名女盗贼战斗时,我却向前走出一步,伸出手拦住了他。

“人类大兄弟,还是让俺来吧。”

本性淳朴的兽人似乎是猜到了我要做什么,狰狞的大脸上带着一丝担忧注视着我。

我无言地摇了摇头,然后抽出自己藏在腰间剑鞘里的长剑。

“她这是在玩火,谁都不能嘲讽我,哪怕你是叫做‘伊芙’某只金发的伪萝莉,老子照打不误!”

去吧,大宝剑!

我心底大吼了一声,握紧了手中的大宝剑,对着那女贼就是一个冲锋。

我今天一定要让你跪在我面前哭着说“冒险者大人我错了,我不该一时冲动的……请让我成为您的仆从,今后一定好好服侍您”。

以为我是处男就很好欺负啊!

魂淡!!

少瞧不起处男了啊!!!

………..

注视着我的冲锋,那女的嘲弄似得轻哼了一声,轻松的侧闪过我的吐槽,一个反手背击打在了我背上……

然后……

我……

——摔了个狗吃屎。

气急败坏的我干脆将脑门埋在了土里,闷声闷气的大声说到:

“给我干死她,往死里艹!小小、伊莉莎!!”

“……”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xiaoai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