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我变成了校花系统,女省委书记和男秘书

xiaoaixiaoai 2020年08月02日 来源:互联网 128 次 收藏

大魔导师消失的数小时(二)

将方圆十米以内的枝条都折断后,藏于暗处的敌人终于露面了。

借由着穿过茂密枝叶的月光,伊文这才看清敌人的全貌。

一觉醒来我变成了校花系统那是一个有着金色头发的女孩,在璀璨的金发上绑着一个红色的缎带,个子不高,虽然现在她坐在地上但即使站起来估计也只有155的个头,穿着白色的无袖背心下身是黑色的短裤,在大腿上用绑带绑着一把短刀,手里还拿着一把老式燧发枪。

她一个劲地摸着屁股,估计是刚才那一下让她伤了腰。

换作是喀什龙的话知道敌人是个可爱的美少女的话一定会奋不顾身,管它之前是不是想要谋害他的生命。反正他的生命价值就是为了美少女,为了美少女而生就不会害怕为了美少女而死。

女省委书记和男秘书但现在她遇到的是伊文,这个男人都已经活了百年以上了,无论是怎样的女孩在他眼里看来都最起码是曾孙字辈了,换言来说就是二十岁和六十岁没什么区别。

所以对他来说,敌人就是敌人,绝不手软。

伊文一个瞬身来到女孩的面前,手指比出手枪状抵在了女孩的眉心,一颗黑玉已经悬停在女孩的后脑勺,要是她敢轻举妄动就只能变为肉酱。

“你是谁?为什么袭击我。”

女孩还没有从疼痛之中缓过神来,极致的死亡气息已经包围了她,她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自己惹了个什么样的人,要是不老实回答问题就一定会死!

“崔丝特,我叫崔丝特。”女孩立刻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我向你开枪是因为我以为你是营地里的士兵,虽然我在一旁观察了你一会儿你只是一直是摸树和发呆但我仍然不能放心因为这里是国家的禁地外人进入将会为被逮捕。”

女孩认真且一五一十地将所有内容都和盘托出,从她的话语里能知道她的名字叫做崔丝特,那么现在称她为崔丝特更为合适。

“躲在森林里做什么。”

“我的母亲最近生了一种怪病,村里的医生们都没有办法,我没有能力送母亲去王都找那些顶级的医生,但我听说过这个『圣地』有着不老不死的传说,我希望在这里能找到什么东西来救母亲。”

崔丝特直视着伊文,从她的眼睛里看不见半点因谎言而浑浊的样子。伊文仍看着她,不过将黑玉和手指收了回来。

“现在还在用老式的燧发枪,而且凭火药的含量和制造的工艺来看都很粗糙简陋,你大腿上的那把短刀也是武器吧,但看起来都还没有开刃。就凭着这样的武器就进入军事禁地,看得出你没有撒谎。”伊文背过身去,“不过你的枪法还算是不错,在这样的雨天里轨道也毫无偏差。”

“啊!嗯……枪法什么的我一直都还蛮自信的说。”崔丝特一脸没意识到自己会被表扬的样子,并且赶紧站起因为刚才自己的姿势实在是不太雅观。

“来这样的地方就为了帮你母亲找药吗,你了解这个叫做『圣地』的地方吗?”伊文说,“你最好还是尽快回去,如果你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你母亲也不会好受吧。”

伊文转过身来,俯下身去。

水牢

和伊文身上同样的水之屏障也再现于崔丝特的身上,雨水落在那个水之屏障后便被弹开,像是在雨中撑起了一把大伞。

“一直被雨淋着你也不会太妙,营地经常配有鼻子灵敏的守护犬,一旦你被它们追踪到即使你怎么跑也没用,趁着现在你还有力气,就快点离开这里。”

伊文的声音中甚至还有些斥责的语气,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从崔丝特的身上他看不到任何在这个地方活下去的可能,她现在所能做的事情就是逃跑,一旦被营地士兵逮捕接下来的事情也大概能猜得出来。

伊文转过身,准备继续向森林的更深处走去,毕竟已经做的仁至义尽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和他无关了。

“你说的很对!如果待在这里的话可能我会因此而死,但是,我仍是一名枪械师,我要在这片森林做最后一搏,我要为了我的母亲在待在这里!”

伊文才刚迈出一步,崔丝特便在原地大喊了起来。

这算什么!?

自顾自地不听劝告还争着去送死,所以说弱者最让人讨厌的就是这一点了。

无法饶恕!

伊文再一次瞬身来到了崔丝特面前,这一次不再是单单一颗黑玉,十二颗在伊文来到崔丝特的面前时轰然出现,压过崔丝特差不多快两个头的伊文如阎王般直视她。

巨大的威压压迫得崔丝特快要挺不直身子,面前的这个男人带着有史以来她所遇到过最浓厚的死亡气息,她仿佛觉得自己已经踏入了地府的门口,接下来便是永世无生。

但即便如此,她也是一名枪械师,她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她的枪支,现在她手中握有武器,那么就应该再无敌手!

崔丝特熟练地上膛,将自己身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右手上,她提起那把老式燧发枪,左右手并握以让手枪不再颤抖,她抵着伊文的眉心,如果你阻拦我那么我就只好将你打倒!

这么近距离的一枪,即使是那些粗糙的子弹也足够把一个人的脑袋给打穿了。黑玉也同时间向崔丝特飞去,胜负就只有一瞬。

崔丝特闭上了眼睛,扣下扳机,接着就任由地心引力将她带往地面,这一个动作用去了她所有的力气,就算接下来她会被黑玉径直击碎,她也无法再移动一步了。

“母亲……”崔丝特轻声。

森林中只剩下了雨声,淅淅沥沥的好不识趣。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xiaoai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