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玲小玲的下一句,征服皇后太后公主1002无标题

华格格华格格 2020年08月02日 来源:互联网 1128 次 收藏

上帝是公平的,给了你一张丑脸,一定还会给你一个没什么异性缘的一生。

所以说啊……

那些人长得帅、异性缘还好的人怎不不去死?

小玲小玲的下一句如果我能替那些家伙选择死法的话,我希望他们被一群兄贵肛♂到生活不能自理,然后被喜欢他的妹子看到,被一脸通红的妹子回拒以“对不起,没想到你……喜欢这样”的基佬卡!

……

“哥哥,明天陪我出去刷巨魔好吗?”

征服皇后太后公主1002无标题小小……希尔芙用她那大小刚好的胸部压住了我的右手手臂,感受着神圣的柔软感,我木讷的点了点头。

我的脑袋里不知为何出现了现实世界中那个刁民大头领的脸庞——炯炯有神的双眼上是一副俊逸的剑眉,搭配上那张清秀的小白脸,那货的异性缘不知比我高到哪里去了。

那刁民完全就是自带主角光环——身高八尺、长相俊秀、家庭富有,简而言之就是“高富帅”,自然而然,这货的异性缘简直没有人性。

……

“希瓦酱,张嘴,啊~~~明天早上能和我一起去霍斯加高峰看日出吗?”

我目光呆滞的盯着前方,讷讷的张开了嘴。

伊莉莎知道自己的胸部没什么料,机智的选择了扬长避短,少女不断的夹着桌子上的饭菜塞进我的嘴里……我只能木讷的做着吞咽动作。

我记得那只该死的刁明大头领貌似是叫……叫……什么来着?李狗蛋?还是……你爸爸在冬天托马斯回旋升天之李狗带?

不管了,反正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每当我看见放学的时候校门口有一堆妹子等着他,我就会莫名火大啊!我想把他摁在地上摩擦摩擦啊!!脸那么白能当饭吃吗??干脆去泰国性转当个妹子给你基友艹吧!!!好好照顾一下我们这群没什么异性缘的家伙的感受啊!!!!

……

“欧尼酱,你要的素材我都给你集齐了,怎么样,明天还是陪我刷巨魔吧,有很多哥哥喜欢的炼金素材哦。”

说着,希尔芙又将胸部朝着我的手臂压紧了几分,那难以形容的柔软感……仿佛令我置身于天堂。

决定了!

明天就带上汽油和打火机去学校!

不光烧了那群狗男女,还要一把火烧了那栋教学楼!

老爸、老妈……希望你们能够原谅不孝子,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保护单身狗!

你们的话……一定能够理解儿子我的心情。

什么?你说烧了教学楼和保护单身狗有半毛钱的关系?

很好。

我跟你肛道理!

学校!名义上的学习圣地,实际上却是**期的禽兽们寻求配偶的堕落之地!

人类,作为高等的禽兽,总会有一股逆反心理。

不是吗?今天三张数学卷子、明天六道物理大题、给我在三天内刷完这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你想做吗?

摸着你的奶……良心大声说出来——不想!!!

无数学校明文规定学生禁止早恋,但结果呢?

——呵呵!

所以说啊,烧掉教学楼、爆破掉学校,才是保护单身狗的最有效的方法!

我肛的就是道理!!

………

……

……

当然,才不可能是本大爷讨厌上学才去实施爆破的!绝对没有可能!!

…………..

“讷讷,希瓦酱,今天的饭菜不错吧,不错吧。”

银发的少女眯着眼,一副快点夸奖我的可爱表情。

我用着一成不变的死鱼眼盯着前方,呆滞地点了点头。

“砰!!”

正当我感叹“在虚拟的世界里寻求真实的人一定是脑子有问题时”,希尔芙松开抱着我的右臂,猛地拍在了桌子上。

…….浓汤洒了一桌。

“哥哥只属于我,你是哪里冒出来的野女人!偷腥猫!不要脸!!”

殷红得仿佛得了红眼病的双眼满是怒气的盯着伊莉莎,似乎下一刻希尔芙就要拔镰相向。

银发少女也站了起来,可爱的小脸上满是厌恶,金色的恶龙之眼盯着希尔芙,仿佛要将她撕成碎片。

“我才想要说这句话,明明我已经和希瓦生活了三年,从来不知道他有个妹妹!还有,我是伊莎贝拉·龙血之裔,你不会连龙裔之名都没有听说过吧……真是无知的女人。”

希尔芙冷笑了一声:“龙裔?我看是强盗吧,闯进别人家里用黑锅套在他头上就是一顿乱拿,这样的龙裔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你居然有脸说我?希尔芙·残月之镰?也只有脑子出问题、断掉了一根筋的人才会信仰疯神谢尔格拉这种完全莫名其妙的神祗。”

“呵,我才不想和赫玛耐斯·莫拉的走狗谈论这个问题,触手Play让你爽上天了吧,你个**!”

“你……”

伊莉莎打量了一下希尔芙为了方便战斗而显得暴露的穿着。

“穿得这么少是打算故意输给敌人好让敌人**你吗?3P、4P还是5P?真是不知羞耻的抖M呢,Bitch!!”

“我【哔】你【哔哔】……”

“呵呵,有本事就【哔哔哔哔】……”

一脸懵逼的我盯着不远处的墙壁,注视着墙壁上的那副蓝天白云的油画,不禁感叹……

虚拟的世界里真是和平呢……

“一份蓝山花榨汁、一份小麦碾碎、一份蝴蝶翅膀碾成粉末。”

在我进行炼金工作时,希尔芙通常都是作为我的下手。

“讷讷……希瓦酱,你什么时候学会炼金术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银发少女一边像一只树袋熊般抱住了我,一边开口问到。

我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你?”

少女缓缓的抬起头,闪扑扑的金色双眼带着一丝期待,甚是美丽。

然而,我却只用了一个字就让少女哭了出来:

“滚~”

“哎哎哎……怎么……这样……呜呜呜”

霎时,那双闪扑扑的双眼中噙满了泪花,突然间,她“哇”的一声从希尔芙注视败者的视线中逃了出去……

希尔芙似乎也有点不忍,她注视着跑出去的少女,双眼中带着一丝冰冷看向我:

“哥哥还是一如既往的鬼畜呢。”

“一份月亮糖磨碎成粉、一份白浆果榨汁。”

我淡淡的开口,正准备研磨月亮糖的希尔芙的手僵在了半空。

她带着怀疑的眼光看向我,然后缓缓的放下手中的研磨钵,将右手搭在了背后镰刀的刀柄上。

“哥哥……月亮糖是斯库玛的主要成分吧?”

斯库玛……一种会使人产生幻觉、类似精神药品的东西。

“……嗯。”

“白浆果是骏马药剂的主要成分没错吧?”

骏马药剂……要说明一点,这东西不光只对男性有用。

“……嗯……”

在巨镰的威胁下,我不得不如实回答。

“也就是说……哥哥准备在给我的生命药剂中添加**成分呢……对吗?心胸狭窄、鬼畜无比的哥哥?”

“……”

“……”

两双眼睛对视着。

“……不!”

希尔芙被我的一声否定给吓得不轻,握住镰刀刀柄的右手僵住了。

“听好了,小小。”

我放下手中的工作,将双手搭在了愣神中的希尔芙的肩上。

“啊……嗯,听着呢,哥哥。”

“斯库玛虽然是精神药品,但你不能否认它对你耐力的回复,同样的道理,骏马药剂也能迅速的回复你在异常大战中或者大战后损耗的耐力,哥哥我现在做的并不是普通的生命药剂,而是能够回复耐力的双属**剂!!”

“……”

希尔芙逐渐恢复过来,看向我的眼神也愈发冰冷。

“并没有否认是**呢。”

“愚……我亲爱的妹妹哟,你哥哥我的话还信不过吗?多年间培养的兄妹信赖感呢?我相信你会相信你亲爱的哥哥我,不是吗?”

“企图用亲情攻势掩饰呢……”

希尔芙看向我的眼神令我有种待在冰窖里的感觉。

“小小啊,你真是太让哥哥我失望了,哥哥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哥哥我可不是希望看见你被怪物**才做出这种药剂哦,哪一个当哥哥的人不希望自己的妹妹过得开心呢,不是吗?”

“暴露目的后语无伦次了……”

看着希尔芙那仿佛要接近绝对零度的眼神,我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也渐渐收敛,用一副无比严肃的神情看向希尔芙。

没办法了……先把兄妹之情放在一边吧……

只能这么做了!!

赌上宗师级炼金术师的尊严!!!

“怎么?哥哥想要和我打……”

“啪!”

……毫无骨气的,我跪了下来。

“抱歉……希望能够留个全尸。”

“……”

很抱歉,宗师级炼金术师的尊严?那种东西我从来就没有过。

“当!当!!当!!!”

银发少女仿佛是要发泄自己内心的怒火,用尽全力敲打着铁板上的金属,而那悲惨的金属……赫然在少女手下打成了一个圆饼。

希尔芙因为有点事情,拿上我给她做的药剂就走了,似乎是遇见了什么难以解决的BOSS之类的家伙,我这一级的小号自然派不上用场。

做了点药剂后,天色已晚,我本着出来散散心的目的,离开了霜斋……

现实世界中的时间也已经不早了,我的RealStation自动进入了睡眠模式。

睡眠模式——VR设备的又一黑科技,能够在人类进行睡眠时,将人类的潜意识活动转入游戏世界中。

不会影响你明天的精力,也许会让你少一个春梦。

…….

在风盔城铁匠铺,我发现了那道银色的身影。

“什么嘛……臭Bitch少瞧不起人了!”

“我可是和希瓦酱在一起生活了三年多,你以为你能插上一脚吗?偷腥猫!”

“要不是看在希瓦在现场的份上,我早把你砍成两截了,蛐蛐疯神信徒。”

我一边接近心情似乎不怎么好的伊莉莎,一边听着她莫名其妙中带着十足危险的发言。

伊莉莎似乎察觉到了有人在接近自己,她缓缓的扭过头,在见到我后那满脸不爽想要杀人的表情突然变成一副温和无比的笑颜。

这变脸速度……我应该说不愧是女人吗?

“希瓦酱?是因为担心我才出来的吗?”

“不不不,我只是单纯的出来散散心。”

少女的小脸上露出一丝略微失望的神情,不过那丝失望很快就烟消云散,片刻后少女那开心的笑容重回稚颜上。

“嘛,也没什么关系呢。对了,希瓦酱的生日快到了,我准备送希瓦酱一份礼物哦。”

“生日?”

伊莉莎微笑着点了点头:“希瓦酱连这都忘了吗?你亲口告诉的我,十月十一日,还有五天哦。”

“武器吗?”

我注视着少女手中渐渐成型的剑刃,脸上不禁表露出一丝兴奋。

“嗯,玻璃岩长剑,不会很重的,很适合希瓦酱那连一只鸡都抓不稳的手劲呢。”

“力气小了还真是对不起……不过我是不敢对鸡神下手,我还想活下去。”

“希瓦酱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话说回来,希瓦酱是什么时候学会的炼金术?还有这个莫名其妙的偷腥猫又是怎么回事?”

面对着少女那如同连珠炮般的询问,我叹了一口气:

“我只能说无可奉告。”

“……”

伊莉莎眼中再次充满了泪花,少女缓缓的转过身背对着我,开始断断续续的抽泣:

“果然是长大了……到了……叛逆期,有了自己的小秘密吗?”

“……你那槽点很多的说法要我从哪里吐槽?总之,把剑弄完后找我吧,我也是稍微会一点附魔技巧的……当然,给我准备一下灵魂石就行。”

少女听见“附魔”两个字后,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她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再次像个树袋熊一样抱住了我。

“哎嘿嘿嘿……”

“喂喂,你该不会是哪个大叔变成的萝莉吧,不要发出这么令人恶心的笑声啊!”

少女擦去嘴角的口水,抬起头看着我:

“灵魂石要多少有多少,希瓦酱你尽管用吧,不够了我再去找莫拉要一点。”

“……”

赫玛耐斯·莫拉——命运与知识的魔神,在外界以一堆怪诞的触手示人,外界传闻着龙裔击败了初代龙裔米拉克,代替米拉克成为了莫拉新的的走狗。

走狗……看来是对的,但似乎对象有点不同啊……

我很想吐槽究竟谁才是谁的走狗……但面对着这个槽点太多的女孩,我终究还是叹了一口气……

系统大爷啊……

您还是给我弄一个流浪者背景吧……

这样牛逼的背景我可承受不起啊,说不定哪天就被龙祭祀挂在树上摩擦摩擦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华格格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