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柜子里进入,女子灌顶仪式

xiaoaixiaoai 2020年07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312 次 收藏

“金燕师姐,我肚子饿了。”华仲无聊的在地上滚来滚去,企图引起身旁一直死盯着二师兄无尘的花痴师姐的注意。“你呀,就知道吃吃吃,一点都不用心练功,以后可怎么办啊!”金燕回过头毫不客气的在华仲的脑袋上敲了敲,“呜呜,我肚子饿了嘛!”华仲捂着被敲过的地方一个劲的往金燕身上蹭,大有你不给吃的我就一直烦你的意思。“你,怕了你啦!”金燕也是气笑了,从兜里掏出了一枚不大的紫色果子放在华仲的眼前晃了晃然后扔到了他的怀里赶苍蝇似得挥了挥手。

“嘿嘿,师姐最好了。”华仲嘿嘿一笑,又在金燕身上蹭了蹭然后跑开了。“那个,师妹啊,你看你三师兄我也渴了,能不能也给个果子解解渴啊?”华仲刚走,一旁躲在草丛里偷懒的程宏嬉皮笑脸的也蹭了上来,“哼!”金燕把脸一拉,伸手揪住了程宏的耳朵用力一扭。

“唉唉唉,师妹师妹,轻点轻点啊!”程宏连忙讨饶,“你可是师兄呢,不好好练功,还学老幺卖萌,你那见过师兄老是缠着师妹一脸嬉皮的么?”金燕没好气的放开了手中的耳朵,“嘶,疼。我说师妹,你偏心,老幺不练功还有东西吃,我可是练了好长时间的!”程宏捂着耳朵一脸委屈的说道,“谁叫你是师兄,比我大呢。哼!我告诉你,老幺可是我师弟,我当然要对他好一点了。”金燕起身双手叉腰。

在柜子里进入“那,我这师兄的位子给你做吧,金燕师姐。”程宏脸色一变,笑嘻嘻的哪还有之前的委屈之色。“你,你气死我了!”说着金燕忍不住噗嗤一笑,又从兜里掏出一枚紫色果子丢给程宏“下不为例。”“是是是。师妹最好了,嘿嘿。”程宏接过果子卖了个乖,赶紧溜掉了。“真是,我上辈子欠你们的!”金燕举着拳头冲程宏离去的方向挥了挥拳头,转头一脸无奈的坐下,继续望着练功的二师兄无尘。

“呜喵呜喵,真甜。”华仲猫在树上吃完了果子,躺下打着小算盘“金燕师姐明明喜欢无尘师兄,但为什么有对我和程宏师兄这么好?嗯?想不明白。果然,女人的心思比洪门神功难懂么?”思来想去好半天,也没想出个原因的华仲果断放弃了这一幼稚的举动

“睡觉。嗯?”正打算去面见周公的华仲突然发现天上好像多了一个太阳,还在向下落。“什么东西?啊啊啊,救命啊!”华仲正打算瞧个仔细,却注意到天上的火球直直的向自己落了下来!“小心!”没来得及反应的华仲被一只大手紧紧抓住然后一阵风声。一阵恍惚后华仲抬头“天罡师兄”轰!天罡没来的急说话,那火球就已经砸在了之前华仲躺的树上,顷刻间一颗粗大的树木就被砸成了粉碎,连同地上都砸出了一个不小的深坑。火球落地后的余波在无日峰上扩散开来!整个无日峰被吹的干干净净!

女子灌顶仪式“发生什么事了?”原本在内阁打坐的洪玄公破门而出,看着所有弟子安然无恙才稍稍松了口气,可看到地上的大坑时眉头又皱了起来。“师傅。”所有弟子都向洪玄公围了过来施了一礼,“嗯。这是怎么回事?天罡你说。”“回师傅,徒儿原本在练功,抬头间发现了一火球从天而降砸在了这里。”天罡放下手里的华仲冲洪玄公抱拳说道,“是啊是啊,还差点砸到我呢!”华仲躲到了金燕的背后一脸后怕的说道。“嗯?天降火球?真是怪事。”洪玄公捋了捋胡子,“我,我去看看!”程宏叫了一声,也不等众人回答,就往大坑内跑去。“喂,程宏师兄,你小心点!”金燕不放心的叫到,“放心吧!”程宏头也不回。

“什么东西啊?”程宏探头朝坑里望去,只见一个满身焦黑的人趴在坑底。“师,师傅!是个人啊!”程宏连忙回头报告,“什么?”洪玄公一怔,连同一帮徒弟都怔住了,“去看看!”洪玄公向大坑走去,“是,师傅。”一群徒弟也跟在洪玄公后面向大坑走去。待到了坑边,除了程宏和洪玄公以外都是满脸震惊,“原来是真的,还以为又是程宏师兄在胡说八道呢!”金燕偷看了无尘一眼往他身边靠了靠,“喂,我有这么无聊吗?”程宏低声说道,明显底气不足。“哼。”金燕没有说话,只是哼了一声。

“天罡,去把他救出来。”“是。”天罡愣了一下随即就跳了下去。“师傅,那人还活着吗?”华仲望向师傅一脸疑惑。“现在没死,过会就难说了。”洪玄公捋了捋胡子。“师傅。”说话间天罡已经把人扛了上来平放在地上。

“呀!是个男的啊!”金燕只看了一眼就立刻扭头不敢再看,脸上还带着红云。“怕什么,反正以后总要看的。”程宏十分嘴贱的调侃了一句,“程宏师兄,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啊!?”金燕羞红了脸,举拳朝程宏打去。“喂啊啊,不要这样啊!”见势不妙,程宏拔腿溜之大吉。两人打打闹闹远去,洪玄公沉思了一阵缓缓开口“既然此人从天落到我洪门之地,说明此人与我洪门有缘。天罡,你给他洗个澡换身衣服放置到内阁去吧。”“是,师傅。”天罡抱拳行礼重新扛起,“等等。”正欲离开,却被洪玄公叫住,“师傅,还有什么事吗?”洪玄公摇摇头,手臂抬起一股宝蓝色的内力从手掌缓缓脱离注入到天罡体内,“这是?”天罡震惊的看着那股宝蓝色的内力融入自己体内。

一旁的无尘眼神暗了一暗。“以后受了伤别再硬撑着。”洪玄公放下手臂冲天罡点了点头,“是,师傅。”天罡有些不好意思,原本在坑底受了些灼伤,但伤势不重,只要一两个星期就能完全恢复,本不想说的,却被师傅点破了。再次向洪玄公施了一礼然后快步离开了。“咳咳咳,唔咳咳…….”天罡离去后,洪玄公忍不住咳了出来声音中带着一丝力不从心。“师傅,徒儿上次采的草药没有作用么?”无尘忙给洪玄公顺了顺背,满脸关心。“咳咳,唉,这病没治了。”洪玄公摇了摇头。“师傅,不能这么说。您自洪福齐天,肯定不会被这一点小病打到的,估计上次的草药也吃的差不多了,徒儿这就下山再去采摘。”无尘说完也不等洪玄公回答就立刻起身抱拳行礼,然后下山去了。“唉,无尘这孩子。罢了,随你吧。”洪玄公像是自言自语的摆了摆手回到了内阁。

“唔,头好晕。”少年晕晕乎乎的坐了起来,一边晃脑袋使自己清醒一点,一边回忆昏迷之前的事。“我去爬山,好像被谁退了一下,然后就……..啧,后面的记忆消失了。话说这是哪啊?”“这里是无日峰,洪门地界。”声音从背后传来,少年回头,一个头上长着两只圆耳,背后拖着一根好像香蕉一样尾巴的孩子正一脸得瑟的看着自己,正是华仲。“无日峰,洪门?”少年愣了愣神“剑灵?”“嗯?剑灵是什么?能吃么?”华仲擦了擦嘴角,只几步就窜到了少年怀里眼睛放光“你有吗?好吃么?能给我吃点么?”黑线挂满了少年的额头,看来这是剑灵没错了。“我去,老纸居然穿越了!”正在少年对自己穿越了事情感到唏嘘的时候,怀里的华仲却扒开了他的衣服把手伸进去乱摸一通,企图找到那个‘好吃的剑灵’。少年回过神来却看见怀里的华仲在在自己胸口摸来摸去,“看来这个小孩儿一样的灵族就是华仲了。不过……..”少年盯着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圆耳朵伸出了‘邪恶’的双手。

“呀!你,你干什么啊!?”华仲惊叫一声,挣扎起来。少年感受着手中那毛茸茸,热乎乎的感触,只觉得爬山被推下来,失忆,穿越神马的都已经不重要了,呜呜呜,感觉整个人都被治愈了呢!

“你,你放手啊,呜!”华仲想要扒开耳朵上的双手,可是这种状态下根本用不上力啊,而且又不能对他用武功,综合以上两点,我们可怜的华仲就只能‘享受’蹂躏了。“咦?”过了好一会少年才感受到华仲的挣扎。呃,貌似自己揉的太重了。这么想着,少年放缓了手掌的劲道改为轻轻的摩擦,而且不时的用指甲轻扣几下。“呜,呜唧,好舒服。”感受到耳朵上的按摩,华仲瞬间软了下来一脸享受的趴在了少年怀里,“可恶的家伙,竟然对我如此不敬,哼,我可是一点都不高兴的!”话是这么说,但是那摇来摇去的尾巴暴露了这个一脸‘凶恶’的小盆友此时的心情。“看来是个小傲娇,还有一定的吃货属性。可惜了是个蓝孩纸。”少年暗暗摇了摇头。

第二章:‘收服’老五

“华仲,你在干什么!?他可是个病人啊!”手持果盘的金燕推门后发现华仲居然趴在那个少年的怀里,不由得一急,那个少年可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万一身上有什么伤,可就糟了!哼,老幺这家伙,最近这是对他太好了点!

“师,师姐,我,呜唧……..”华仲看到金燕进来慌忙想要起身,可是耳朵上又是一刺激,于是就又软趴下了。“喂,你别胡闹,你身上可是有伤的!”金燕不傻,自然明白是少年在搞鬼。“没事,我身体没问题的。”少年腾出一只手拍了拍胸口证明自己身体没有半毛钱问题。“唉?”金燕一愣,随即仔细观察少年的脸色,果然,白里透红,是不像有伤。“那你这是在?”金燕放下果盘好奇的看向在少年怀里老老实实的华仲。

“正在捕获一只有些傲娇的小吃货。”少年嘿嘿一笑,继续手上的工作。金燕说不出话来,她从未看见老幺这家伙这么老实的趴在一个人怀里一动也不动的,对自己也没这么听话过啊!就好像,就好像被驯服了一样!“老幺,要吃水果么?”金燕从果盘里拿出了一枚绿色的果子在华仲眼前晃了晃,“呜,要!”虽然华仲浑身软趴趴的但看到吃的,眼睛一亮,可是,耳朵……..

“那个,金燕师姐,你可以喂我么?”华仲吞了吞口水,问了一句。“什么!?”金燕一愣,随即把果子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我好心好意给你个果子解解馋,你还要我喂你?爱吃不吃!哼!”华仲被吓的一缩,非常想吃果子。啊,绿油油的肯定很好吃!可是,耳朵好舒服,不想动啊呜呜呜。“我才不想吃,嗯,不想吃!呜唧。”思来想去,华仲还是决定继续享受耳朵按摩服务。至于水果么,一会儿找金燕师姐撒个娇,肯定还是我的。

“什么!?”金燕长大了嘴巴,一向最贪吃的老幺居然拒接了水果!一定是她听错了。看来驯服成功了。少年挑了挑眉毛,手指停止了按摩离开了那对毛茸茸的耳朵。“呜,怎么不揉了?”感到少年停下了动作,华仲不满的扭了扭身子。“听你这话,好像我刚刚揉的挺舒服啊。”少年勾起嘴角。“什,什么!才,才不舒服!哼!”华仲瞬间炸毛,翻身跳到了地上一脸羞愤的指着少年。“好好好,你先吃吧,一会再揉。”少年又是一笑,果然是个傲娇。“这,这可你说的哦,不许反悔!”华仲眼睛一亮,抱着大丰收的心情迅速扑向果盘。只是,一只手破坏了这一幻想。

“刚才是谁说不吃的?”金燕抢先一步端走了果盘,一手掐腰,生气的看向满脸焦急的华仲。“师姐,我错了,就给我吧,好不好吗?”华仲见势不妙忙可怜兮兮的抓住了金燕的衣角,眼巴巴的摇来摇去。“华仲这家伙,为了吃的还真是各种无节操无下限啊…….”一旁的少年急忙快速抚平胳膊上冒出的鸡皮疙瘩。“不行!”“怎么这样,师姐呜。”华仲眼睛一红,像是马上就会哭出来。“那个,金燕师姐,就给他一个吧,反正是给我拿的,大不了我少吃一个。”少年帮着求情。“谁说是给你拿的?”金燕一挑眉毛目光转向了少年,这家伙,老幺可是都没这么粘过我呢!

“呃,那个…….”少年一脸黑线,关自己什么事啊?小丫头明显是迁怒啊!“本姑娘只是拿着果盘路过这里而已,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哼!”说着,金燕甩给少年一记眼刀转身离开了房间。“呜呜,果子啊呜呜呜!”华仲眼睁睁的看着金燕甩袖而去,一脸欲哭无泪。看华仲一脸委屈的样,少年着实苦笑了一下,为了一盘果子难过成这样,真是的。不能小看吃货啊!少年瞅了瞅被金燕砸在桌子上的果子,从金燕刚才离开看华仲那一眼来看,这个果子应该是故意留在这的吧。虽然任性了点,但还真是。笑了笑,少年拿起了被金燕砸在桌子上的果子,递给了依旧盯着门外的华仲“诺,吃么?”华仲回头,少年拿着果子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华仲不由得一撇嘴,要不是这家伙!啪,华仲抢过果子,一把把少年推坐在床上,自己则重新趴到了少年腿上撅着嘴说道“继续。”“是是是。”少年又是一笑,继续‘蹂躏’那对毛茸茸的耳朵。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xiaoai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