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父亲进去我的身体,巨物贯穿了她的身体

三维花三维花 2020年07月03日 来源:互联网 362 次 收藏

他们将化作水滴。孟寒吾蓝色的汽车内,坐在驾驶座上扎着马尾的女子悠然地从盒子里取出的一支香烟点上火。

我让父亲进去我的身体“请不要在密闭的空间里吸烟。”我说了请。“抱歉,我都忘了Kan酱在这里。”不,她是绝对知道的,比起失误这更像是借口,证据就是即便我说了她也没有把烟掐灭。“那么怎么样?”樱花问。

巨物贯穿了她的身体“处理得很干净,一点痕迹都没有留给我们。”我回答。

“六之枪Tigris,食人的魔女,化成了那种状态还是如此心思慎密,真有意思。”她向空中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

有一点棘手,言下之意就是如此。

“差不多该联系帕斯卡小姐了。”

“嗯,虽然很可怜,但是受害者的残骸还是要清理干净。”

偶尔她也会说出这种话,不过所谓“真可怜”一类的感慨只是逢场作戏而已。

其实她根本就没有在乎,只是在假装自己拥有人性。

“换个话题,忘了这边的事吧。”樱花解开头发,同时换了一个表情,前后判若两人。

换个话题?我略微思考了一下,但没什么结果。

“比如Caster的香烟?”我看着那支烟

“喔,你莫非很懂?”樱花熄灭了烟头,然后启动了汽车,“我车里有空调,说着这句经典台词的警察之类的。”

“不明白。”

“哦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不明所以的对谈,车内的空间被一种奇妙的气氛包围了。

“Kan酱你知道caster是什么吗?”樱花问我。

“滚轮,还是投掷?”

“除此之外,也有冷门的‘施术者’的意思,我喜欢的游戏里是这么说的。”

究竟是什么人才会选这种冷门的词汇来做设定,Mage、magician、sorcerer,无论哪个都更好才是。

无所谓,无关紧要,“嗯。”像这样答应一句就好了。

汽车在道路上飞驰。

“术师、wizard,如果是女性的话就是witch,说到魔女你会想到什么?”

“海拉、莉莉丝、还有莎布尼古拉斯。”我没有多作考虑,只是以我所知的内容作为回答。

“差不多都是些神话人物啊,但是我呢,会想到塞勒姆的女巫审判事件。”

异端审判,充斥着流言与猜忌,最终以众多的牺牲为结局的悲剧。

大致上就是这样。

另外,严格来说克苏鲁神话并不是神话。

“实际上并没有怪异的要素参杂其中,本质上只是人们的互相伤害。”樱花接着说,“但是假设如果其中真的存在魔女,火刑真的能将其杀死吗?”

“不要作这种假设,对蒙受冤屈而死的人来说太无礼了。”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你还真是温柔啊。”

“对于人类来说是理所当然。”不过对于不通人性的樱花来说还是有些勉强。

话虽如此,不过对我来说也许是一样的。

“严格来说,Kan酱可以算是人类吗?”

“不清楚。”我没有考虑过。

“这样啊。”樱花在这里停顿了一下,“话接前言,在我看来,所谓魔女,不过是由谎言与欺骗编织成的虚构,不是由梦引发的异常,而是活着的梦,不是因谁而唤起,而是原本就在这里。”

这是省略过程直达核心的樱花式证明,虽然很无理取闹但多半是正确的,她的话语并不具有明确的涵义,但是我已经理解了。

“也就是说,苍辉他们所面对的根本不是什么强大的敌人对吧。”

“但是攻略的难易度还是要看他本人的情况。”

也就是没有打算插手的意思,我感觉到一点点的无聊。

“其实啊,我给了Ban酱非常厉害的道具,从‘操弦师’借(抢)来的秘密道具。”

“……”与我无关。

“到了。”樱花粗暴地踩下了刹车,汽车在公寓楼下急停。

我下了车,汽车却没有熄火。

“Kan酱先回去吧。”

“还要去哪里吗?”

“去见个老朋友。”

蓝色的汽车再次在公路上疾驰。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三维花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