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烈 撞击,我肛门里塞东西一整天

加比特加比特 2020年04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993 次 收藏

我转头朝杰斯克喊道:“喂!这两张画像不一样啊。”杰斯克道:“哦?是吗?因为这些画像不是同一个人画的,其中有点不同也在所难免。”“可这相差得也太远了吧!完全就是两个人啊!”

剧烈 撞击说着,我又在画像堆里拿起一张。一看,我差点没吐出血来,这张画像上画的是一个虬髯大汉刀疤脸。我把三张完全不同的画像贴在了杰斯克的面前,咆哮道:“这布鲁斯到底是何方神圣啊?他是耶稣吗?三位一体所以有三张不同的脸?”

我肛门里塞东西一整天杰斯克呵呵一笑,道:“没准人家是三头六臂呢?”

“要是真有这样的怪物还需要画像吗?需要吗!”

莉莉丝又在那堆画像里翻了几张,然后举起其中一张对我喊道:“洋葱你看,这张画得好像你哦。”

哦?那画像上画的一定是个大帅哥。

我走过去接过莉莉丝递给我的画像一看。

我靠!这他妈的是人类吗?

画像里的人肥头大耳,眼睛一大一小,耳朵一上一下,嘴巴竖着长,鼻子……咦?鼻子去哪了?找了半天,我才发现在画像中的人的额头上有两个黑点,一开始我还以为是痣呢,敢情这就是俩鼻孔啊!

我指着画像对杰斯克咆哮道:“这个世界哪有人会长成这个样子啊?”

莉莉丝两手一摊,微笑着摇头叹气道:“唉,你不就是吗?现实是残酷的,接受吧。”

“你丫给我闭嘴!”

我又在画像堆里翻了翻,忽然,我似乎发现了什么,拿起了其中一张,自言自语道:“这不就是姐夫吗?”

是的,我手上的这张画像,无论左看右看,都像极了我家那个抠门小气的姐夫。

天啊,姐夫!我找到你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弟弟了,他叫布鲁斯,在维鲁加当临时工过着穷苦的生活呢!快来解救他啊!

莉莉丝也在画像堆里翻着,然后惊讶地叫道:“哇!是杜鲁耶!”

我扭头一看。

我靠!杜鲁!你的头怎么被镶在纸里面了?这张画像画得好有立体感啊!画这个的人画工太过硬了吧!

我忍不住了,转过头就对杰斯克一顿劈头大骂:“这算哪门子的画像啊?分明就是千脸谱啊!每一个都长得不一样。”

谁知杰斯克只是微微一笑,道:“实话告诉你吧,其实这堆画像里面没有一个是布鲁斯。”

“……原来你丫在耍我!”

“诶诶,先别生气。”杰斯克一脸神秘地笑道:“你试想想看,明天我就要把这画像卖出去了,但并不是公开兜售,而是偷偷卖。你想想看啊,买到这些画像的人必然不会轻易让别人看见,这么一来,每个人手上都有一张不同的画像,每个人所要寻找的‘布鲁斯’都不一样。这样的话,对于知道画像猫腻的我们——”说着,杰斯克指了指自己和我,继续道:“岂不是很有利吗?”

我一愣,搞清楚了杰斯克话里的意思后,问道:“你也对宝藏有兴趣?”

杰斯克笑道:“宝藏的事情越传越神,搞得我也有点跃跃欲试。安分地经商这么久,体内的那股属于雇佣兵的热血冒险精神又骚动起来了。我已经发出通知了,这两天我以前的同伴就会从大陆各地赶过来,到时候我们重新合作冒险!不管最终能不能找到宝藏,都要再一起努力拼搏一次!”

听完杰斯克的这番豪言壮语,我内心有点感慨。杰斯克和他的同伴们之所以没继续当雇佣兵是因为以前的一次意外导致声誉大跌。但是,他们内心还是有作为雇佣兵的热血精神的。这次宝藏事件使得全大陆的雇佣兵团队们云集在此,杰斯克也不由自主地希望能够再次回到过去的生活,哪怕一次也好,再和同伴们奋斗一次。

但一旁的莉莉丝却脱口而出道:“上次你们遇到危险就丢下委托人自己跑了,这次要是发现宝藏的话会不会啊呜呜呜呜呜……”我连忙用手堵住了莉莉丝的嘴,把她后半句话塞回肚子里。

杰斯克闻言一愣之后,有点伤感道:“上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不光是我作为雇佣兵的耻辱,也是我个人一辈子的遗憾。所以,我更希望能召集回以前的同伴,重塑一次属于‘巨浪佣兵团’的荣誉!”

拜托……找到宝藏可不算什么荣誉哦。

“洋葱。”忽然杰斯克问我道:“有兴趣加入我们吗?”

我笑了笑,道:“很感谢你的邀请,不过我已经有团队了。”

“哦?”杰斯克问道:“是莉莉丝吗?”

呃,抱歉,我没把她当作一个团队的。

我说:“还有两个雇佣兵。”

杰斯克笑道:“那就喊上她们一起来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不是么?”

我还没说话,莉莉丝先叫道:“那可不行!我们跟雪莱她们说好了找到宝藏的话一人一半的,要是加入了你们的话到时候怎么分赃啊?”

我说,你这“我们绝对会找到宝藏”的自信心是从哪里来的啊?

“这样吧。”杰斯克笑着道:“要是我们真一起找到宝藏了,我和我的同伴不借助任何工具,只拿一次,空手尽可能抱走更多,而剩余的都是你们的,怎么样?”

莉莉丝捏着下巴道:“万一宝藏本来就没多少,就几箱子,你们一下子就全部抱走了怎么样办?话说你们团队有多少人?”

杰斯克道:“我们团队本来有17人,但是现在能联系上的、能赶来的,加上我最多可能就12人了。这样吧,找到宝藏的话,先把宝藏平均分成两半,我们团队只能从其中的一半当中拿,也就是说我们最多也只能拿走一半,你看怎么样?”

喂!我说!你们俩这“我们绝对会找到宝藏”的自信心到底从哪里来的啊?为什么就我没有啊!

莉莉丝考虑了一会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道:“成交!”

于是,“巨浪佣兵团”有史以来第一份不平等条约就这么签订了——虽然我压根不认为它会实现就是。

我百无聊赖地翻了翻那叠千脸谱,问道:“那么,关于布鲁斯的真实容貌,你到底知道的不?”

“只能知道个大概。”杰斯克叹了口气,道:“我先前已经偷偷询问过哪些认识或者看过布鲁斯的人,让他们描述布鲁斯的长相。然后我记录下他们所描述,筛选出现频率最高的描述词汇,去找流浪画师按照这些描述把相貌画出来。也不知道是因为那些工人文化水平太低,没法准确、具体地把布鲁斯的相貌详细描述出来,还是因为维鲁加的流浪画师水平良莠不齐,我先后找过十个流浪画师,他们画出来的画像虽然都普遍有一些共同的特征,但是看上去却明显不是同一个人。”

说完,杰斯克在一边的一个隐秘角落里,翻出了两份东西。

其中一份,是写了十多个词汇的和语句的字条,而另一份则是一叠薄薄的画像。

我从杰斯克手中接过了那叠画像,而莉莉丝则是接过了纸条。

我一张张地翻着画像,莉莉丝则是在一旁读出纸条上的字——“眼睛小,鱼尾纹和皱纹很多,头发暗黄自然卷,脸型很宽,腮边胡子很多但很短,大概四十岁左右……”

莉莉丝边念着,我边对照着手中的这十张画像。很明显的,莉莉丝所提到的那些特征,这些画像里面都具有,但是由于每个画师的作图风格都不同,所以即使是同样的一些特征属性,在十个画师的笔下产生了十个不同的脸。给我的感觉就是布鲁斯他妈的生育能力超神,一口气给爆了十个崽,每个儿子都继承了他妈的一些外部特征,却又对应着十个不同的老爸……呃,我上面这几句话完全没有一点骂人的成分啊!

我放下了那些画像,对杰斯克道:“可是这样的脸感觉很大众,就是走在街上随时能看见却又转眼又忘的那种……凭借这样的画像真能找到布鲁斯吗?”

杰斯克笑道:“总比毫无头绪地寻找要强吧。”

“可问题是……”我有点担忧道:“找到布鲁斯之后,我们怎么让他交出藏宝图呢?总不能说拿刀子威胁他吧?”

杰斯克道:“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拿刀子威胁还不是随处可见?当然,这只是无奈之举,布鲁斯现在骑虎难下,拿着藏宝图却又没法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人群中,然后高枕无忧地找宝藏。布鲁斯一定也知道自己现在的难处,所以如果找到他的话,我可以和他谈判,如果他愿意交出藏宝图的话,我可以保证他偷偷跟着我们,过回正常人的生活,然后找到宝藏之后再分他一小部分。如果他不是傻蛋的话,想必也知道我们提出的方案是最划算的。”

我不以为意道:“关于这件事等找到布鲁斯再说吧。现在我们连布鲁斯在哪都不清楚呢——对了,差点忘了正事了,我们也想买一点旅行冒险装备补给,能给打个折吗?”

杰斯克爽朗地笑道:“为了预祝我们合作顺利愉快,店里的东西,只要你们两人能搬得动的尽管拿吧!”

我盯着杰斯克一会后,问道:“确定?”

“确定!”杰斯克斩钉截铁地回答我。

“莉莉丝!”我喊道:“把这家店的房契找出来!”

“好嘞!”莉莉丝充满干净地回了我一句。

杰斯克闻言大惊,苦笑道:“洋葱小弟,我只是说商品你尽管拿……”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加比特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