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夹住不许流出来回来检查,硕大花蜜花径进出

李米尔李米尔 2020年04月05日 来源:互联网 1744 次 收藏

「余歌……」希伯来脸上露出了难看的表情,为什么这个家伙会找到这里,露娜不是都已经写信将其劝退了吗?难道说露娜写的信是假的?不对啊,那封信自己看过啊。本来余歌在希伯来眼中,是什么都不是,只是与沙耶攀关系进入S班的废物,能够战胜因扎克也是使用了一些诡异的上不了台面的卡片,属实是投机取巧,可是现在这特么是什么情况啊?

乖夹住不许流出来回来检查漫天遍野布满整片天空的浮游炮台,这种威慑力,就感觉被一支军队给包围了一般,丝毫不敢动弹。「之前因扎克的事情,也是你在背后搞的鬼吧。」余歌看着希伯来,一字一句的说道。

硕大花蜜花径进出「是又怎么样。」

希伯来眯了眯眼睛,看样子现在这个家伙什么事情都知道了,不过别以为自己就是好欺负的啊,因为露娜这件事情上自己有功,所以贝尔芬格殿下给了自己一张禁忌魔法卡,对付余歌不成问题,也就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那给希尔下诅咒也是你们干的好事吧。」

余歌继续说道。

「什么?为什么你会知道?」

这下希伯来无法淡定了,给露娜的妹妹希尔设下诅咒的可是贝尔芬格殿下,他的魔法可是与帝国战爵都不相上下的存在,这个家伙为、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情,应该只有自己父亲与贝尔芬格殿下以及自己三个人知道才对啊。

「因为我刚从露娜家过来啊,那种程度的诅咒,骗骗这些白痴还可以,真以为能够骗得过我的眼睛吗?」

「不可能,怎么可能有人解开贝尔芬格殿下的诅咒?!」

希伯来用力的挥手,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贝尔芬格殿下之前告诉自己,那种诅咒是使用特制的魔法卡释放的,就连S级魔法师都无法辨别出来,更不要说将其解除了,这个家伙绝对只是在虚张声势!

「原来你背后的那个家伙叫做贝尔芬格啊。」

余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希伯来这家伙的智商有些捉急啊,自己只是试了一个在普通不过的激将法,结果这家伙就直接将幕后老大的名字给说出来了。

「可恶,你这家伙,我绝对要杀了你。」

希伯来自知中计,握紧双拳,一脸不甘心的瞪着余歌,恨不得将这个家伙给碎尸万段。

「好啊,杀了我啊,如果你有能耐的话。」

余歌张开双臂,身后天空之中悬浮着的浮游炮台全部瞄准了希伯来的方向,如果这些炮台同时发射的话,别说希伯来,就连希伯来家族的庄园甚至这座城市都会从世界上蒸发,而且这还不是「无限枪制」的完全形态。

「无限枪制」能够召唤的枪炮数目,不是看能够召唤多少,而是看这片天空能放下多少。

「切。」

希伯来咬了咬牙,虽然不知道余歌这个家伙从哪里召唤了这么多的武器,但是不得不承认,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毫无胜算。

「你尽管射吧,露娜就在我身后的房子里,只要你不怕波及到她就行。」

希伯来眼珠转了转,现在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露娜还在手里,所以要最大化的利用这一张王牌,来让余歌束手就擒。

「嘛,你说的有道理,不过本来这些东西就不是为了攻击而召唤的呢。」

余歌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耸了耸肩,似乎对希伯来妥协了。

「哼,那就好……」

「因为这些武器,是锁定你这个庄园而设置的啊,如果有人逃走,就地射杀。」

余歌的表情突然变得无比严肃起来,敢动我家的小姐姐,今天,你们这里的人,一个也别想活着出去。

「你这家伙,别以为事情能这么顺利啊!」

希伯来本来以为余歌害怕了,心里正得意着呢,可是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了余歌如同神灵降下死亡审判的声音,顿时脸上露出了凶狠的表情。

「魔法发动——怠惰的囚牢!」

希伯来将一张橙色卡片在身前一划,刹那间一道肉眼可见的屏障将整个庄园给覆盖起来,并且将余歌也给包裹了进去。

「别以为这一次还像因扎克那样好对付啊,因扎克那只是复制品罢了,本大爷这一次才是真正的禁忌魔法卡!余歌,你别想再使用卡片的效果了!」

希伯来在发动「怠惰的囚牢」之后,再次充满了信心,只要在这片区域之内,除了自己之外,就没有人能够使用卡片的效果,如果余歌敢进攻的话,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之前因扎克没把他杀了绝对是因为卡片效果不够的原因,这一次的禁忌魔法可是真真正正的完全体了。

怠惰之下,一切花里胡哨都将被封印,只有持有者永生。

「我说你啊,当时真应该看一下因扎克的战斗呢。」

余歌捂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白痴,简直是笑死自己了。

「什么意思?」

希伯来眨了眨眼睛,为什么这个家伙会说这种话,本来之前自己以为因扎克是绝对可以将余歌干掉的,可是没想到因扎克却是输的一方,所以自己便把一切原因自然而然的归结在因扎克那个废物身上了,给他那样的力量都解决不掉余歌。

「因扎克之所以失败,并不是因为他太弱,而是我太强了。」

余歌缓缓地抬起手,一张洋红色的卡片从地上立起来,从刚才希伯来直接使用「怠惰的囚牢」自己就看出来了,这个家伙绝对没有暗中观察自己与因扎克的战斗,倒不如说之前绑架露娜只是因扎克个人的决定,希伯来并不知情。

「陷阱卡——净TM扯淡!」

希伯来最大的凭借,「怠惰的囚牢」展开的结界,在陷阱卡立起来之后,彻底的粉碎了,希伯来的自信也被之摧毁了。

「为什么?!」

希伯来看到结界被破坏之后,顿时一脸懵逼,这张红色的是什么卡片,为什么没有从手牌里发动,而就像是很久以前就被埋伏在地上的陷阱一样,而且能够在「怠惰的囚牢」发动后启动,说明这张卡根本就不是现在所发动的。

「陷阱卡——净TM扯淡,当对手的魔法卡、武装卡、怪兽卡的效果发动时可以发动,将那张卡的效果无效并破坏。」

余歌将一张红色卡片在希伯来面前晃了晃。

「这种卡片的名字叫做反击陷阱卡,咒文速度最快的卡片,也就是说,在你的卡片发动效果之前,就已经生效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李米尔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