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亲妈妈忍不住,现言先虐后甜小说

xiaoaixiaoai 2020年04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1573 次 收藏

“艾!尔!文!”怒不可遏的芙蕾德,这一刻,少女勇者的脑子里只有如何痛扁这个连死者都要亵渎的……等等!克里姆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不管了!总之现在看到这个男人就来气!“……我会负责的。”

单亲妈妈忍不住误会已经无法避免,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只会让矛盾进一步加深,还不如坦坦荡荡,正面迎接暴风雨的到来。“负你个大头鬼啊!做这种事也不和我先打个招呼!你到底是有多变态啊!”现在为您转播的是新人勇者VS魔族公主真人快打,新人勇者使出了无影豪油更,连续重拳拳拳到肉,产生的风压一度将想要上前制止的史莱姆少女吹飞,然而化身为艾尔文的魔族公主岿然不动,以脸迎接狂风骤雨的肆虐。

现言先虐后甜小说见拳击无效,新人勇者改用连环扫堂腿,连续对艾尔文侧腰施加压力,甚至配合下撩脚的使用,向原则上最致命之处发起惨无人道的攻势。

“嘶~疼疼疼,好疼啊!你这混蛋到底是什么做的啊!”

结果新人勇者芙蕾德倒下了!

“让你不小心点,明明我都已经尽量配合你站着不动了。”

“……”

原本还在为两人担心的克里姆顿时笑出了声。

“所以说,你到底做了什么?让死人复活什么的我可从来都没听说过!”

芙蕾德揉着自己发红的小拳头,再次看了两眼光溜溜的克里姆,似乎脑补了一些非常羞耻的画面,接着立马臊红着脸蛋让后者赶紧换上衣服。

“比起这些,难道你不应该先说明下我为什么要事先和你打招呼呢?我从未说过自己是你们的同伴,而擅自把克里姆寄放在我这里的不也是你吗?”

艾尔文一脸坏笑,不经意间绕到了芙蕾德身后,然后一把搂住对方的蛮腰,抢过那对发红的小手,利用拇指小心抚慰,口中的话语仿佛是在说正是因为你那盲目的信任,所以我才能够对克里姆为所欲为。

“这个……我不是这个意思!”

被忽然搂住的芙蕾德发现仅凭自己的力气竟然无法从对方怀里挣脱,加上自对方拇指中流出的光芒在治愈的同时也让自己变得渐渐无力,就连意识也仅能跟着对方的言语走动,现在的芙蕾德已经面色羞红,夹紧着双腿,任凭身后之人摆布。

“哦?那是什么意思?莫非——你其实也想加入我和克里姆之间的游戏?”

体内涌动的魔族之血驱使着艾尔文露出邪魅一笑。正是这一笑让芙蕾德纠结而出的酒窝变得更加醇醉,这个男人果然非常奇怪!就连自己也在无意间中了他的邪术!

“艾尔文大人!还请您不要太过欺负芙蕾德大人!”

克里姆已经渐渐习惯现在的艾尔文,虽然骨子里刻录着魔族的行事风格,但本性绝非邪恶,最好的例子就是哪有魔族会甘心站着让勇者打还不还手的?

至少克里姆之前从未见过这样的魔族。

“我可从来都没有欺负过她啊!你看,我的浴衣都被她打坏了。”

艾尔文放开怀里的芙蕾德,指了指位于右腹位置的口子,然后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仿佛从头到尾他都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

“你这家伙真是烂透了!罢了!我现在已经冷静了,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重获自由的芙蕾德脸上还带着刚才的余温,她的目光始终无法落在艾尔文脸上,于是只好在一床的女性衣物间游荡,然后越看就越发感到疑惑——克里姆会带这么连贵族女性都觉得奢侈的衣物?

“一点秘法而已,人类虽然脆弱,但还没脆弱到不堪一击的地步,你走之后我再次检查了下克里姆的死亡状态,确认她的大脑还没完全丧失活性,于是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修复了她的身体,再用圣光刺激脑部,很幸运,原本只有千分之一概率救活结果被她撞上了。”

芙蕾德的脸色变得非常精彩,这种色系只有当自己的世界遭受违反物理法则的现象挑战时才会出现,且不论艾尔文是如何修复克里姆身体的,单一个“圣光刺激脑部”就已经在挑战她的底线。

圣光是啥?那是世界至高女神赠与人类的祝福!是人类制衡魔族的关键力量!除了“勇者”以外只有和“神圣”二字挂钩的职阶才能掌握!哪怕存在治愈系的圣光技能,那也不是可以直接对人类脑部作用的东西!人类大脑在受到圣光的感化后会被煮熟的啊!

所以那些狂信徒为啥脑子里成天除了圣光以为啥也装不下,行动起来给人的感觉也是笨笨的,那就是圣光充值太多的铁证!

可现在……眼前这个男人果然深藏不露!

“确实,圣光通过加速人体代谢,补充组织活性能在短时间内治好伤口,但……你这未免也太扯了吧?”

“不相信吗?我可以现场演示给你看,烧坏脑子的话我可不负责。”

艾尔文撩了撩浴衣袖子,对“现场演示”这一行为表现得跃跃欲试,吓得芙蕾德连忙挥手制止。

“不用了!我信!我信还不行吗?既然能救也不早点动手,还我白伤心一场(小声抱怨)。”

嘴上说着委屈,但从脸上的表情与那眼神中流向克里姆的欣慰来看,芙蕾德的心情还是非常愉悦的,对艾尔文的这一举动也抱有着一丁点儿的感激。

“那么!这是怎么回事?可别告诉我这也是为了救克里姆才做的。”

“不是!这不是艾尔文大人……”

终于回到了正题上,芙蕾德再次向艾尔文发出质问,身为一名女性勇者,她也同样自诩为女性的守护者,若是对方的说辞无法令自己接受的话,她并不介意再出手一次,枉费克里姆在一旁的不断劝阻。

“当然不是!这只不过是合理的等价交换,既然救了她,那向她索取报酬不也是应该的吗?看在昨晚让我非常愉悦的份上,我决定将她多留在身边几日,你可别想把她要回喔!”

原本努力想要让自己表情变得和善些的芙蕾德顿时又狰狞起来,那咬牙切齿的模样仿佛有无数的言语想要吐露,但最终只能化为一口怒气呼出,狠狠甩下一句“会对你抱有希望还是我太天真了!”之后便怒气冲冲,摔门而去。

“艾尔文大人,为什么要跟芙蕾德大人说那样的话?”

克里姆面露苦涩,两位都是她所敬仰的勇者,可以的话,还是希望她们能够好好相处。

“她对不应该探知的东西产生了兴趣,这样下去,早晚会变成我不得不杀掉她的局面,就像人类和魔族不可能握手言和一般,勇者和魔王……呸!虽然我不是魔王,但人类对我的敌视是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改变的。”

汗颜,差点把自己代入了最终Boss的角色,那种最后绝对会领便当,自带Flag光环的角色偶才不要当呢!

“再加上,帮自己的仆从承担错误不也是应该的吗?哪怕你拥有多种隐藏自己身份的EX技能,但在人类面前还是多加小心比较好——如果你真的不想伤害人类的话。”

原本还在垂头丧气的克里姆因为这一句而惊讶地抬起脸来,想不到对方这么做竟然是为了自己!那个被众人所爱戴的艾尔文竟然真的在把自己当成伙(女)伴(仆)!

“是!艾尔文大人!今后我一定会多加小心的!”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xiaoai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