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穿了一件透明的睡衣,抽搐浓浊灌满肚子

加比特加比特 2020年05月22日 来源:互联网 1424 次 收藏

爱情,众水不能息灭,大水也不能淹没。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财宝要换爱情,就全被藐视。(雅歌 8:6-7 和合本)

只穿了一件透明的睡衣“痛!痛!痛!”身体的每一寸都在悲鸣,女人双手抓着那把贯穿胸膛的长剑,竟能感到自己心脏不甘的跳动。她隐约觉得自己是被谁给杀了,被自己最信任的人杀了,挣扎着抬起脑袋,面前那张模糊的人脸上却只看得清两行的长泪。

抽搐浓浊灌满肚子“为什么要哭呢?”她不太理解,“不是你杀掉我的吗?可是,你又是谁?”

她是没机会知道了,回过神来时映入眼帘的是两盏刺眼的大灯,伴随着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她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要死了?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但那张模糊的人脸立马又浮现出来,“不!我不能死!我还不知道他是谁!我还没想起他是谁!我还,没杀掉他!”

她挣扎着一寸寸地用手肘向前挪动,血污在街上染出长痕,头发凌乱地披散在身上,狰狞得像是索命的厉鬼。

“靠!看走眼了?有这种求生欲的家伙只卖20,亏死个亲娘了。”下车查看的司机骂骂咧咧地跑回了驾驶室,然后重新发动了卡车的引擎。

濒死的女人注意不到他的举动,她只是单纯地向前爬行着,好像再进几步就能抓住什么东西似的,她伸出手,喉咙里跟着发出咿咿呀呀的呻吟。

然后,全速行驶的挂车从身上碾过去,结束了这场朝圣一样的小小旅行。

“安啦,就痛这小会儿,等下你就享清福了。正常人去低魔世界怎么也不会吃亏拉,你就安心走吧。”停下重卡的司机看见女人固执伸出的右手,迷惑地从包里掏了支烟,“你是叫我不要停下来?”

可惜没人接他这个烂梗,女人在视线逐渐黑下去前,只来得及看清他那条黑色西裤。

“MDZZ!开货车的穿什么西装!”

女人大吼一声坐了起来,四周的景色却早已变了模样,自己不应该是在夜晚的小巷吗?怎么到处都是轻飘飘的白雾。

在她苦恼的时候,一个自带圣光的丰满女性飘了过来,“董莎大人你好,我是守护这个世界的女神,可是现在这个世界已经陷入了危机,您愿意成为勇者去拯救它吗?”

“虽然你说得很起劲,但董莎是谁啊?”

“您可真会开玩笑,您不就是董莎吗?”

“董莎?我?”她挠了挠头发,像是不理解对方的意思一样。

丰满女人察觉出了些不对劲,她定睛看了两眼,和蔼的脸色逐渐扭曲,然后转身从乳X里拿出了一个智能电话。

“喂!异通吗?什么情况怎么给我送个灵魂受损的废物过来?哈?你们不包售后?那老娘不管!叫王快点给我滚过来!不然去到处造你们谣刷差评哦!”

行为举止之于泼妇无异,那儿还有半点之前的圣洁与慈爱,挂断电话后女神气鼓鼓地往云上一躺,也不理会地上的董莎,看起来全然把对方当成了麻烦。

好在刚经历了次重卡全方位按摩的董莎不在乎这点落差,反正也没事做她就干脆坐在地上开始整理自己大脑中的信息。

想着想着,她总算是把一些事儿给对上了号,但眼前的空气却突然开始急速地扭曲,形成了旋涡状似的东西,接着一个扎着小辫子的高个男人从里面蹦了出来。

“是你!”董莎惊呼。

“嗯?你断了气我才下车的啊。”

就在男人疑惑的时候,旁边躺尸的女神恶狠狠地拍了张文书到他脸上,咬牙切齿地说:“你看看,你看看,这上面白纸黑字写的是什么?说好的20个思念体换一个足够拯救世界的勇者呢?怎么一个灵魂受损的废物都来充数了?退货!”

“那什么,咱得讲道理啊,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那合同和人都是你决定好了的对吧?你现在要求退货,我们也很难办啊。”

“那我不管,要么你给我换一个人,要么咱们买卖就两吹,我自己分点神力下去养个勇者出来。”

“啧,你这是挑刺啊,我亲自检查送过来的还能有错?”男人蹲到了董莎的面前,也不顾她抗拒的眼神,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怪了,还真是灵魂受损,该不会是把脑子给撞坏了吧?”

“王,你没话说了吧?那现在怎么办?”

被称作王的男人自认倒霉地摆了摆手,“行行行,给你换一个给你换一个,就一个低魔世界臭屁个啥啊,不是最近没单子我还懒得接你20块的活呢。”

“等等!”女神出声拦住了准备跳回空洞的王。

“又怎么了?”

她指了指地上懵着的董莎,“这个废物也带走。”

“我善后都做好了,你就不能把她也一块丢去给勇者组个队?”

“你也说了我这边是低魔世界,哪儿怎么多资源去养她啊?你带不带?不带我就丢下面去自生自灭了啊。”

那感情好,省得小爷麻烦了。王刚想这么说,却发现地上的女人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迷茫中夹杂着些愤怒与不解,这让他兀地想起了过去的事情。

这些穿越者说是天选之子,其实不过是些连突然消失都不会有人去关心的可怜虫罢了。

再加上自己不久前刚刚毁掉了她存在于世的最后证明,旁边那个性格恶劣的女神也断然不会去管她,好像是真的连整个世界都把她排除在外了。

王生出一股无名火,他见不得这种场景,凭什么人就得跟畜生一样等着别人宰割?这么多年来他还真就没把人往死里逼过,就是因为他也知道那种痛楚。

王转身对着女孩大手一招,“过来!走了!”

“是在叫我吗?”董莎偏过脑袋问。

“那不然叫鬼啊!走不走,不走就把你扔这儿喂千年老妖婆了!”

“你丫!@#%@¥%!#%¥@……@@¥!”

暴躁的女神大人突然反应过来这是在骂自己,小手一抬就丢了几根光柱过去,但在被击中之前两人就没了身影,失去目标的光柱狠狠地**了坚固的地面。

“还记得自己叫啥不?”王递了瓶饮料给副驾上的董莎,颠簸的大卡把瓶里的水撞得“咚咚”作响。

“好像是叫董莎,其他的就记不起来了。”

“到也是,灵魂受损这东西可轻可重,但迷糊段时间是肯定的。”

董莎呆呆地应了一声,及膝的黑色长发随着座位抖动而轻轻晃摇。

“董莎,重庆本地人,二十一岁,就读于重庆本地大学,父母两年前过世,顺带还因此大学休学到了现在,并没有其他的直系亲属或者朋友。”王直视着前面的道路,一边吐着烟圈一边向女孩讲述她的生平。

“你认识我?”

“比你自己还认识,毕竟女大学生半夜失踪,随便去个人报警都能上头条,自然要慎重地去考察一下。”

“哦。”

“啧,你也别哦了,现在距离你穿越已经过去了一年,房子什么的早被不认识的亲戚给卖了,大学那边我也帮你把退学给办了,总的来说你现在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家伙。”

“哦。”女孩仍旧惜字如金地回答。

“哦哦哦,你是鹅吗?长这么漂亮张脸蛋竟然是个瓜娃子。”

男人抓狂地扣了扣脑袋,带着卡车都有些偏离了方向,吓得他赶忙把把一把,无奈地说道:“算了算了,这也是我的失误,你来我店里干活吧,不发工资但是包吃包住。”

“什么店?”女孩好奇地问。

王竟然为她多让她说了几个字而产生了点成就感,他抬抬下巴,“嗯,就在那儿。”

董莎跟着看了过去,在这条不长的盘山公路边有一处宽大的水泥坝子,四周零散地停着几辆卡车,而中间则是立着一栋复古的欧式小洋房,楼顶树着块破旧的灯光牌,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异通事务所”几个大字。

“下车。”停好重卡的王带董莎走到了事务所的门前,接着抬手敲了敲厚重的铁门。

伴着一阵仓促的脚步声,一个娇俏的身影打开了大门,并且顺势扑进了王的怀里,“老公,你终于回来了。”

董莎看了看来人,那是位决对说得上漂亮的女孩,披散着的蓬松金发下是双漂亮的碧蓝色眼眸,宽大的睡衣则随意地披在身上,甚至能从一些缝隙中看见她够料的胸脯在男人身上不断变化形状。

“砰”王毫不留情地给这位香艳美人的脑袋上来了一拳,冷漠地对着眼泪汪汪的她说:“皮什么!叫爸爸!”

“爸爸!”金发少女毫不犹豫地回应了王这句气话。

“啧,你把这家伙带你房间里去,以后她就跟咱们住一起了。”

少女转过身,这才看见了一旁站着的董莎,“爸爸,你终于还是走到了犯罪的路上吗?明明对小雪出手的话什么事都没有的。”

“你再皮我就把你扔大街上去要饭了!”

“呜呜呜,人家这么贤惠地为这个家忙里忙外,鬼畜丈夫还不满足,竟然想着把妻子给丢大街上去讨钱供他吃喝。

难道小雪下一步就要被卖掉了吗?要一边看着鬼畜丈夫在旁边数钱,一边默默忍受着几个不认识的丑陋男人在自己身上驰骋,然后承受他们往小雪身体里(哔!)进来的(哔!)(哔!)最后再一脸(哔)(哔)(哔)的(哔)(哔)吗?呜呜呜,我的命好苦啊......”

看着金发女孩的表演王痛苦地捂住了脸,心底不断质问着自己当初为什么就要心软留她一条狗命。

他转向董莎,另一只手指了指还满脸通红说着入不了耳的秽语的金发女孩,“这个脑袋不太正常的家伙叫雪,以后就是你的室友了,我先回去睡了,你们俩自己解决吧。”

说完也不理会两人,自顾自地就走到了楼上,听见二楼传来一声重重的敲门声后,小雪停止了自己的18X小剧场。

她一改之前顺从的狗腿子模样,呲着锃亮的小虎牙牙问董莎,“喂!你是老大找的姘头吗?”

“姘头?”

“就是说你是不是和老大进行了不可告人的,那种羞羞的,被他激烈撞击后还会流血的行为?”

“嗯(指被卡车撞)。”

“艹!艹!艹!老大连他娘怎么小的嫩草都下手了吗?”

“他说我有二十岁了。”

“切,二十岁算个屁,我们家老大算上来得有......”夸夸其谈的小雪谈到这儿突然停了下来,惊恐地看了看背后的楼梯,见依然没什么动静后才喘了口气说,“总之跟他比你连受X卵都算不上。”

“哦。”董莎似懂非懂地歪了下头。

“算了算了,看你这个缺心眼的样子也抢不过老娘,走吧我带你回房去看看。”

走进洋楼的两人关上了大门,空荡的山腰上只剩那块灯牌闪耀着异样的光彩。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加比特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