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秘史第一回,五攻一受老师

艾草艾草 2020年05月22日 来源:互联网 629 次 收藏

“哒!哒!哒!哒!”血一般颜色的高跟鞋在监狱处刑室悠长昏暗的走廊尽头踏出分量十足的响声,那是位头缠绷带,面戴黑框眼镜的成熟女性,一袭白大褂让走廊尽头的她看起来好似缥缈的幽灵一般。“嘁,来了个麻烦的家伙呢。”

春闺秘史第一回正所谓听声识人,无论敌人或者朋友,熟悉以后便可从脚步声辨明身份。画眉科长放下手里快要喝完的咖啡,端坐身体准备好迎接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一大早上处刑室就好热闹啊,那个女孩犯了什么错?”“绑架狱友,动用私刑,人证物证都在,她倒也是硬皮子,挨了两个半小时的打还死扛着不承认。”

五攻一受老师“吼~如此顽劣吗?”

医生推推眼镜,眯起眼睛看向玻璃板另一侧正在受刑的青乌,瘦弱少女那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样子属实有些可怜。

受刑过多的青乌已经全身脱力,进入到了半昏死的状态,娇嫩的皮肤被打的千沟万壑,鞭痕中渗出的血流遍了青乌全身,残留在青乌身体上的电流时不时便会让青乌不自然地抽搐一下,从青乌后背上凝固的蜡烛油还有青乌脚趾间凝固的血痂看来,她受到的应该还不止鞭打这一种刑罚……

那个血腥的场面,乍一看仿佛是不堪入目的恐怖片现场一般。

“有些惨啊……”医生放下推扶眼镜的手小声嘟囔道。

医生和青乌是多年的朋友,对这个小丫头也十分了解,青乌是个有些倔强的女孩,意志十分坚强,但毕竟不是善于战斗的人员,身体相对于一般女孩来说也是比较瘦小羸弱的,放在一般人都很难想象,她是怎么凭借那种身体熬过这整整两个半小时的鞭刑。

“这孩子我认识,她不像是能做出私刑狱友那种事情的人,说不定是被看不惯她的人设计陷害了,放我进去,有我在她会坦白真相的。”

“哦?原来……说了半天,啄木鸟医师是来管我要人的啊!”

画眉科长放下咖啡杯,仿佛在吹集结号一样故意扬起声调,整个处刑室的“麻雀”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对峙中的画眉科长和逐木鸟医师两个人身上。

医生的官衔在北方害虫监狱是很高的,况且还和前几天独自一人消灭了“维纳斯奇迹”的知更鸟·安妮关系很好,监狱里一般的官员都不敢也不想招惹到她,但医生面前这位没日没夜把自己关在处刑室里喝咖啡的画眉科长也不是什么善茬儿,性格不合的人放在一起,即便是最小的事情也可能演化成难以解决的矛盾。

“我记得……这里是风纪委吧,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卫生委的‘麻雀’来我这边指挥工作了。”画眉靠上靠背,双手合十放在桌上,面向医生摆出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来。

“医者仁心,我不过是来救助伤员的,她都被你的人打成那个样子了,再受一会儿刑怕不是要被你的人打死。”

“我这里隔几天就要打死个人,我怎么不见你有来救过,偏偏对今天这位如此积极,怎么?她是亲戚啊!”

画眉科长用脚踩着桌子转动转椅,用正面身体面对医生,脸上的表情也更加嚣张。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着我们做的那些个蝇营狗苟的勾当,我现在没法推倒你,不过是找不到证据,你可别让我把你逮到了,我要是把你逮到了……”

“诶呀呀,画眉科长的施虐欲还真是可怕呢。”

医生说着,变魔术一般从袖子里顺出把手术刀“嗵!”的一声插在画眉科长的桃木办公桌上,过于激烈的举动让在场除了画眉的“麻雀”都被吓了一大跳。

“怎么?你想为了个‘害虫’在我这里闹一番吗?四眼裱子。”

“我只是希望你这次能给我个面子。”

“面子?你以为你的面子值几个钱。”

“夏拉托亚·C·阿娜福里德!”

“什……”

听到那个有些繁琐的外国名字之后,原本气势汹汹的画眉科长仿佛被石化了一样,一下子僵住了,面部表情也变得极为复杂,周围不知情的“麻雀”们有些发懵,把视线在这两位身上来回打转。

四眼裱子,居然连这个都打听到了,可恶……

夏拉托亚·C·阿娜福里德,从医生口中说出的这个名字连接着一段画眉无论如何都不想提及的悲惨回忆,一个不能揭开的疤痕,那即是画眉选择成为“麻雀”之前的事情,也是催促画眉努力奋斗,成为“麻雀”的唯一动力。

“小幸!给我拿把左轮手枪来!”

“遵命!画眉科长。”

在处刑室工作的“麻雀”都知道这位画眉大科长的脾气,平时就不敢对画眉科长有丝毫怠慢更别说还是在这种特殊时候。

被唤作小幸的实习“麻雀”更是连跑带颠跑出门去,不敢有一点怠慢,没过多久就从储藏室里翻出来一把上批次的老式左轮手枪,双手盛着,与六发子弹一同安放到画眉科长的办公桌上。

老式左轮手枪有个特点,一梭转盘只能插六发子弹,美国西部的牛仔在旧时代喜欢玩的赌命游戏就是借助这种型号手枪特别的装弹方式,六个弹槽,只装填一发子弹,轮流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开枪,赢家背负勇气的盛名,输家当场毙命,这……就是传说中的“俄罗斯转盘”。

“人,你可以带有,但规则要由我来定。”

画眉科长说着拾起左轮枪和子弹,手脚熟练地装填起来,一发,两发,三发……一直装到第五发停下,最后一发子弹顺着红木桌面,“叮叮当当”地滚到医生面前。

“医生,我承认你有面子,这发子弹,就是我卖给你的面子,你不是想要掌握那个‘害虫’的生死吗?好,我现在就赏给你这个机会。”

画眉科长弯起大拇指拨动弹夹,子弹槽仿佛工厂砂轮一样高速旋转起来,枪壳快速闭合,遮住弹槽,再没人知道那把手枪内部子弹的排布。

“我放你进去,你拿着这个朝那‘害虫’的太阳穴开一枪,六分之五的概率死,六分之一的概率活,死了,我叫人把她的尸体丢去喂‘益虫’,活了,你就把她带走,我发誓不会阻拦你。”画眉说着,“嘭!”的一声把手枪拍在办公桌上,“小幸!把枪给啄木鸟医师送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艾草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